科學人雜誌

干擾素

2022/6/13

人體先天免疫系統中的干擾素,可能剛好戳中Omicron的弱點。

【文/彭琬芸】

人體抵禦入侵病原體的第一道防線是先天免疫(innate immunity)。細胞若遭到病毒感染,會產生細胞素做為訊號傳遞物質,通知鄰近細胞。干擾素(interferon)就是細胞素中的一種。鄰近細胞的表面受體一旦接收到干擾素訊號,便啟動內部一連串複雜的訊息傳遞路徑,開始製造能對抗病毒的蛋白質,以抑制病毒在體內複製、擴散。干擾素本身並不直接與病毒作用,只是干擾病毒的後續感染,因而得名。

干擾素是一種醣蛋白。人類的干擾素可根據產生的細胞與其蛋白質結構,分成三型:第一型包括來自白血球的α干擾素、來自纖維母細胞的β干擾素等,第二型是來自T細胞與自然殺手細胞的γ干擾素,第三型則是由樹突細胞產生的λ干擾素。它們有各自對應的細胞表面受體,而能啟動各式各樣的抗病毒機制。

干擾素在1950年代發現之初並未分離純化,許多科學家不相信有這種生化物質;如今干擾素已經廣泛應用於治療B型肝炎或C型肝炎這類慢性病毒感染,也能調節免疫系統、治療癌症。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後,不少研究聚焦於干擾素:期望抑制新冠病毒在細胞中的複製以及細胞間的擴散,來防止重症或改善病情。然而就像其他細胞素,干擾素也可能引發發炎反應,或是類似感冒的症狀。干擾素療法對於Omicron可能有效,但是面對不同的新冠病毒變異株,效果也可能不同。

更多相關音頻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