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就在圖畫上-科學人雜誌
反重力思考

證據,就在圖畫上

2006/06/12 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飲料與文化的調合是一項藝術……

重點提要

飲料、點心,請勿靠近博物館的美術品!

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美術館最近發生了一件大災難。我就像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檢查員分析飛機失事案件一樣,試著要了解災難的原因。首先,後見之明,在美術館舉辦任何類型的「隨你喝到飽」活動,可能都是爛主意吧!


當這項活動得到「馬丁尼盛宴」的封號時(只要花30美元就可無限暢飲馬丁尼),問題就更大了。其次是可疑的馬丁尼配方,據《密爾瓦基新聞衛報》的報導,配方裡竟含有伏特加與「綜合飲料」。這種情況是典型的專家心態作祟,這些人以為自己在專業上的能力也能延伸到其他領域。密爾瓦基人呀,承認自己只是啤酒鑑賞家、請教專業人士該怎麼調配其他酒精飲料,並不是丟臉的事。


除此之外,主其事者「清晰頻道」公司(Clear Channel),是廣播及廣告看板巨擘兼音樂會推動者,他們進到美術館內工作,其實已經超出了自己的專業領域。最後,原本大概僅能容納1400人的場地,竟塞進了大約1900位民眾。以下是《新聞衛報》的報導摘要:「民眾吐的吐,昏倒的昏倒,有人受傷,吵鬧不休,還爬到雕像上面。」這要不是管理失當,就是相當老套的後現代主義範例。


幸好,民眾大不敬的對象,是堅固的雕像。不過,為了其他可能正計畫舉辦「隨你喝到飽暢飲會」的美術館著想,我聯絡上美國德拉瓦州溫特圖爾博物館暨莊園的化學家兼資深科學家馬斯(Jennifer Mass),想知道「狂飲會」對於那些偶爾會在更高級的博物館裡展出的藝術品,可能造成什麼危害。


想想看三大危險物質。第一是乙醇,也就是可入喉的酒精。馬斯解釋:「畫作一般都會塗上三類樹脂透明漆,乙醇對這類物質來說是強烈溶劑。在美術館的宴會內提供酒精飲料不是太好的主意,因為宴會結束後,畫作上通常會沾染到一些點漬。你會看到透明漆出現了霜狀痕跡,那就表示透明漆開始要融化了。」


點心拼盤也會造成危害,想像一下看隨意亂飛的肉和起司。馬斯說:「食物裡的成份,例如蛋白質與碳水化合物等,也運用在繪畫上,所以清潔會是很大的問題,因為用來去除食物的溶劑,也會去除部份的原畫。」


當畫作遇上嘔吐,那才是嚴酷的考驗!馬斯指出:「胃酸的低pH值,加上消化酵素,再加上酒精,對藝術品極具殺傷力。他們利用酵素『清潔』藝術品,這種混合物具有不可思議的破壞力。」


啊,不過畫作反正都需要清潔,被嘔吐物淋上一淋會不會反而好呢?馬斯想了想:「胃部裡具有太多未知的物質了,使用這種混合物的結果,可能直接侵蝕掉原來的透明漆,並且損害畫作。」結論是:不要用嘔吐物來糊無價的傑作。


那麼,在提供點心與酒精飲料的美術館宴會上,民眾和藝術品應該保持多遠的距離呢?「當食物和飲料出現的時候,我們偏好於把民眾留在原作的展示間外面,」馬斯說:「這是個好主意。如果藝術品太大,不容易移動,就應該用繩索區隔開來。」因為用繩索隔開,總比名畫被吐來得好吧!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6年第52期6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反重力思考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