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科學人新聞

心臟病的新指標?

2005/05/05 馬丁代爾(Diane Martindale)
發炎蛋白會像膽固醇一樣,成為心臟病的指標嗎?

重點提要

膽固醇的含量,可用來判斷罹患心臟病的可能性,然而除此之外,研究人員也發現,體內的發炎現象,可能也會使心臟病、中風發作的可能性提高。

在此電腦斷層掃描圖中,可看出在頸動脈分岔為兩條主要支流處,血管內有脂肪斑(橘色波狀區域)堆積。這些脂肪斑會刺激C反應蛋白形成,這種蛋白質有可能是心臟病的危險因子之一。


根據今年1月發表的兩項研究結果,在對抗心臟病時,平息體內的發炎反應,可能和降低膽固醇一樣重要。有些專家認為,這項發現證明應該要更積極監控、甚至治療病患的發炎症狀。但是,另一派專家並不認為這樣就能多延長幾條生命。

發炎現象是造成動脈粥狀硬化的禍首,它會傷害動脈內壁,並造成脂肪斑,然後讓脂肪斑破裂。自1997年起,美國布里根婦女醫院的心臟學家瑞德克(Paul M. Ridker)就注意到,一種和發炎有關的分子C反應蛋白(C-reactive protein, CRP)與心臟病有關。舉例來說,如果患者血液中CRP的濃度超過每公升兩毫克,心臟病發作的危險就會增加三倍,中風的可能性也會加倍。


今年1月6日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上,同時刊登了兩篇獨立的研究。瑞德克和美國克里夫蘭醫院的尼森(Steven E. Nissen),調查了將近4300名因罹患嚴重心臟病,而服用適量或高劑量降血脂藥物史達汀(statin)的病患。他們想知道,為什麼有些患者的低密度脂蛋白(LDL,俗稱壞膽固醇)達到同樣的危險值,心臟病卻沒那麼嚴重。


瑞德克證實了他早先的發現。尼森也發現低CRP和動脈粥狀硬化減緩(脂肪斑變小)的關聯;更重要的是,CRP減少所帶來的好處,和降低LDL的效應是分開的,這表示史達汀會同時降低膽固醇和CRP。


這兩篇報告顯示,降低CRP至少和降低膽固醇一樣重要。瑞德克說:「CRP不僅是發炎反應的實用臨床標記,對心臟病也很重要。」尼森也同意:「未來我們得用和防範膽固醇一樣積極的態度,來對付CRP。」瑞德克猜測,如果健康的人體內CRP濃度高、但膽固醇濃度正常(每公升血液130毫克)的話,服用史達汀也有好處。他已經招募了1萬5000人,展開一項新的臨床實驗,來驗證這項猜測。


儘管有他們倆人的強力證據,其他專家卻警告還需要更多研究來證實CRP會直接造成動脈粥狀硬化,或是人們應該服用史達汀來控制CRP。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心血管健康研究小組的負責人之一席斯科維克(David S. Siscovick)說:「這些研究告訴我們,可同時降低LDL和CRP的藥物,比只能降低LDL的藥物有效,但這並不會改變我治療病患的方法。」這是因為史達汀的作用可能並不是直接降低CRP,而是干擾發炎反應;當發炎減少時,也降低了心血管疾病的危險。如果是這樣,那麼CRP頂多是心臟病的標記,而不是成因。


事實上,CRP濃度升高的機制目前尚未完全釐清。感染、慢性疾病(例如風濕性關節炎)、肥胖、吸菸、高血壓和糖尿病都會使CRP增加。當人們減輕體重、戒菸、控制好糖尿病和血壓時,CRP濃度就會下降,顯示CRP是這些與發炎反應相關病症的標記。


此外,有些專家也質疑CRP用在臨床篩檢上的實用性。美國西北大學心臟學家羅伊德–瓊斯(Donald Lloyd-Jones)說:「CRP並不能幫助我判斷誰可能會生病、應該治療誰。」羅伊德–瓊斯也是流行病學家,曾經研究心臟病的危險因子。他認為,大家過於強調CRP增加心臟病危險的統計意義,而忽略它實際上可否讓我們更能辨別危險。舉例來說,利用已確定的危險因子,像是膽固醇和肥胖,醫師在判定誰會罹患心臟病時,已經有80%的準確度。羅伊德–瓊斯說,如果把CRP也納入考量,準確度將提升到81%。他說:「結果CRP的確有統計上的意義,但它並不能幫助我身為醫生時的診斷。」


這樣的觀點,肯定會讓製造史達汀的藥商大失所望,這些最新的研究都是他們贊助的。洛伊德–瓊斯補充說:「CRP的火車頭確實衝力十足,但如果我們仔細看,它並不像人人稱道的那麼好。」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5年第39期5月號】


# 關鍵字:科學人新聞醫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