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喜劇極品-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反重力思考

尋找喜劇極品

2002/05/01 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被科學家解剖過的幽默還會好笑嗎?

重點提要

科學家想票選出「史上最好笑的笑話」。問題是,被科學家解剖過的幽默還會好笑嗎?

2001年9月,英國科學促進協會(BAAS)公布一項計畫,要找出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為了找這個笑話中的笑話、妙中之妙、最有智慧的俏皮話,他們雙軌並行,凡是造訪他們網站的網友,既可提供笑話,也可就當時可供評審的笑話進行投票。根據《自然》雜誌報導,網友還須填寫一份簡短問卷,回答「年齡、性別、國家及短短的自我認知問題」。協會認為,以投票與問卷結果的關聯做分析,理論上可能成為「史上最大規模的幽默心理學研究」。


由於大家認為區區在下我是個幽默專欄作家(在《科學人》,這就像在烹飪研究班最會煎荷包蛋一樣),我當然有興趣去逛逛。我最初的反應可以形容成:像是運用某些流體力學原理來製造噓聲。為什麼呢?因為那些笑話在測量好笑程度的溫度計上,大概都很冷。這或許是我的偏見,不過隨後便獲得證實,2001年12月,BAAS畏縮猶疑地公布了大笑實驗室的冠軍笑話。根據科學觀點,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如下:


夏洛克‧福爾摩斯與華生博士去露營,他們在星空下搭起帳棚進入夢鄉。到了半夜,福爾摩斯搖醒華生,


容我不得不打個岔,路透社曾報導這項研究,他們的版本是這樣開始的:「知名的虛構偵探人物夏洛克‧福爾摩斯與他死板的助手華生博士……」(尼爾賽門剛剛邊啜泣邊打電話給我。)我要說的是,假設你跟一個壓根兒不曉得福爾摩斯與華生大名的人,講這個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還得在旁邊解釋一大串,情況就好比前面那位烹飪研究班的「大廚」在浪費調味的香料一樣。


不管怎樣,我們回到那個笑話。福爾摩斯與華生正在露營,時為深夜:


福爾摩斯:華生,注意看星星,告訴我你想到什麼。
華生:我看到幾百萬顆星星,而就算這些星星之中只有少數有行星,很可能裡面有跟地球類似的行星。一旦有了跟地球相似的行星,上面就可能有生命。
福爾摩斯:華生,你白癡啊,有人偷了我們的帳棚!


這實在不能說是個爛笑話,如果笑話說得好的話;也就是說,你應該在笑話的節骨眼上才提到帳棚;而且福爾摩斯應該只說「注意看」而非「注意看星星」,等聽眾自己意會到其中的玄機,就會獲得讓人更樂不可支又美妙的捧腹經驗。(你也許好奇我為什麼會對喜劇這麼了解。這簡單,我常常看電視,尤其是週日早晨的政治圓桌論壇。)


我剛用正宗的幽默精神來戲謔這些大笑實驗室的研究員,如果他們讀讀普羅文的書《笑的科學研究》,也許可以長點見識。或者更好的辦法是像我一樣,讀讀迪瓦爾在2000年12月號Scientific American裡的書評(一流的虛矯知識分子的特徵,就是不讀原書,只讀書評,然後還可以假裝真的知道什麼似的評論一番。一個虛矯的知識分子也會使用「虛矯」這個字眼。)


迪瓦爾說:「這本書揭露了,把聽單口相聲的大笑方式當作聽笑話的反應,其實是錯的。普羅文與學生所量測到的大部分笑聲……多半來自遠遠談不上幽默的話語。」這顯示,也許社會關係才是幽默與否的最大關鍵。你可以說笑話,但你不能真的直接引述像「克雷莫炸掉傑瑞的公寓」、「諾頓正要開高爾夫球」、「屈克利斯小丑的葬禮」這類喜劇中的笑點(編註:分別出自美國節目歡樂單身派對、蜜月佳偶、女丑劇場的著名喜劇橋段)。就像海森堡並沒有跟電子說:「你就是非得待在那裡!」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2年第3期5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反重力思考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