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魚塭到沿海養殖-科學人雜誌
環境

從魚塭到沿海養殖

2011-05-01 嚴宏洋
台灣水產養殖技術十分精進,但距離外海養殖仍有一大步,天然環境的限制與經濟效益是最大的因素。
▲ 高雄阿公店溪兩旁佈滿魚塭,照片中的白點是魚塭揚水車運轉時產生的水浪。(攝影:齊柏林)

重點提要

  • 隨著地球人口快速成長,對蛋白質的需求也會相對提高。水產養殖能以三維空間的生產方式,提供人類所需。
  • 台灣水產養殖技術精進,曾經技術援助東南亞、大洋洲、非洲、中南美洲許多國家的養殖事業,對改善這些地區人民營養不足的問題,貢獻很大。
  • 台灣水產養殖面對如何降低生產成本的問題,必須仰賴年輕一代加入這行業協助解決問題,共同維持這一產業的永續經營。

《國家地理雜誌》2011年1月號封面上斗大的標題是:「人口70億,你的世界將如何改變?」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地球的人口總數將在今年突破70億大關,這意味著人類將面臨如何提供必需的糧食給持續擴張中的人口食用。動物性蛋白質是人類不可缺乏的營養,但陸地畜牧顯然已無法應付人類所需,棲息於各種水域的魚、蝦、貝、藻類,也是人類獲取蛋白質的重要途徑之一。

工業革命之後,因為機械化漁具的使用,人們開始能夠用很高的效率,直接從海洋、河川與湖泊捕獲所需的水產食品。但是多年的濫捕已使得許多漁場完全枯竭,其中最著名的是位於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與美國麻州鱈角外海的喬治沙洲(Georges Bank),那裡向來以鱈魚及比目魚漁場聞名,但由於底拖漁業對海床長期的破壞,加上濫捕,到了1990年代,漁民就注意到漁獲量急遽下降。加拿大政府首先於1993年對此一海域下達禁捕令,美國政府也於次年頒佈特定海域的禁捕令。即使如此,喬治沙洲漁業資源的回復速度仍然緩慢。科學家估計,至少要長達一世紀的禁漁,才可能回復。

而根據世界糧農組織(FAO)的統計,全世界的捕撈漁獲量,從1990年代起就已經不再增長了(見〈1950~2005年全球漁獲量〉)。然而同一時間內,全球漁船的噸位數卻增加了約20%,這意味著海洋漁業資源量,已無法繼續承受無上限的捕捉壓力。隨著人口的急速增長,海洋漁業減產的局面只會越來越嚴峻。以全球2001~2005年的漁獲噸數來排名,台灣佔第20名,年平均捕獲量約為100萬公噸。而就消費量而言,則以吃掉150萬公噸,排名第12名。從捕撈及消費兩個角度來說,台灣要如何持續維護海洋漁業的永續經營,是有道義及實務上的必要責任。

從看天吃飯到高密度養殖

人類早已注意到,從自然水域捕撈水產生物,要面臨氣候、海況以及漁具使用上的許多限制,產量也不穩定。當陸地上的畜牧或圈養的知識開始累積後,人們就試圖將水生動、植物飼養在水域中。先民注意到魚、蝦苗在春天時,會隨著潮水來到岸邊,於是沿著海岸線挖掘池塘,將海水引進、圈養魚蝦,因而邁出水產養殖的第一步。

這種粗放式的水產養殖方法的缺點是:隨潮水進入池塘的魚、蝦苗,種類數目及體型大小無法控制;加上不提供飼料,因此有同種或異種間相互殘食,或收成時體型大小參差、成長緩慢等諸多問題。這種看天吃飯的養殖方式,在今天的菲律賓與印尼的養殖池,仍然很盛行。早年台灣西南沿海的虱目魚塭,也採行這種養殖方式,但較菲律賓與印尼進步的地方是,魚苗採自天然,已經過篩選,進行單種養殖;另外則是在放養前施放米糠到池中,做為日後藍綠藻增生時所需的營養,而草食性的虱目魚成長時就以藍綠藻為主食。

從1970年代起,由於科技快速發展,許多養殖科技大國開始透過人工繁殖的方式,大量生產所需的水產種苗,進行單種養殖。而高密度養殖所需的氧氣,則靠揚水機將池水打入空氣中增加曝氣,並且帶動池水的流動。在飼料方面,則透過研究開發出適合養殖種類成長所需的配方飼料。以台灣傳統的虱目魚養殖而言,過去所需的魚苗是仰賴沿海居民,在春、夏天時在沿岸採集後,再集中送到台南地區30多家中盤商,經過簡單的蓄養後,再轉賣給各地的魚塭業者飼養。在魚苗供應不穩定的狀況下,台灣虱目魚養殖就無法採行高密度的養殖方法。這瓶頸經由屏東佳冬的養殖業者林烈堂,以人工繁殖的方法大量生產虱目魚苗,得以突破。之後,業者開始挖深池子,以人工配方飼料養殖,擺脫了過去無法集約飼養虱目魚的困境。

類似虱目魚業的發展模式,也可見於草蝦、烏魚、石斑魚、吳郭魚(新名稱為「台灣鯛」)的繁、養殖,都是由水產試驗所的研究人員與業者合作,逐步開發出最有利基的生產模式。從2001年起,台灣水產養殖的年產量都能持續維持在30萬公噸以上(見下方〈1999~2008年台灣水產養殖產量〉),這說明了整合型養殖事業的成功,是產、官、學三方面共同努力的成果。

相較之下,台灣的捕撈漁業(包括遠洋、近海與沿岸)產量,已無法持續成長,這與營運成本、油料、工資增加、從業人員老化、漁業資源逐漸枯減,都有密切關聯。很顯然的,未來台灣對水產的需求,必須倚賴養殖來提供的比率,會逐漸增加。

疾病危害與環境惡化

過去40年來,台灣水產養殖業急速發展,是許多開發中國家學習的對象,我們也曾技術援助東南亞、大洋洲、非洲、中南美洲許多國家的養殖事業發展。但也因為採行高密度的養殖方式,使得魚塭生態環境惡化得很快。更由於境外走私引進的種魚、蝦或幼苗,未經檢疫而將病菌帶入。這些因素的組合,使得曾經興盛台灣的草蝦養殖業,從1998年起就受白點病毒的危害,因而一蹶不振,雖然業者緊急引進南美的白蝦為替代種類,但在短短五年內,白蝦仍然不敵白點病毒的攻擊。而被視為最有發展潛力的石斑魚養殖,多年來也被彩虹病毒危害,無法大量生產。

另一方面,由於台灣經濟快速發展,使得原先不值錢的養殖用地,價格逐年上升,從業人員的薪資也逐年上漲,使得生產成本快速增加。而對岸的中國則挾著價廉的人工與土地成本,透過海上走私交易的方式,對台灣傾銷價格較低的水產品,更是令台灣水產養殖業雪上加霜,有許多業者乾脆放棄在台灣的產業,轉往中國南方的福建、廣東、廣西、海南島等地,養殖台灣人喜愛的魚、蝦種類,再回銷台灣;也有業者轉往中南半島的越南、泰國,以求降低成本。政府所採行的對策,是在水產試驗所台南七股的實驗場成立水產種源庫,希望透過選種方式,保有優良的品系,日後透過種苗輸出的方式,為台灣的養殖業開拓生機。

在沿海地區築堤圍池進行魚蝦的養殖,是先民移居台灣後就一直採行的方法。但由於養殖過程中必須取得淡水,以調節養殖用水的鹽度,長期大規模抽取地下水,後果就是地層下陷。屏東縣佳冬鄉塭豐村在1970年代曾是草蝦養殖的重鎮,因為無限制超抽地下水,導致整個村落低於海平面,筆者曾經在1979年到當地做田野調查,目睹漲潮時村落裡的道路被海水覆蓋,到處可見吳郭魚在游動,而民宅則逐漸沉入地下,原先是二樓的樓層卻與路面接觸。塭豐村的養殖業者因養草蝦而致富,但後續因地層下陷造成的房屋、財物損失,以及後來遷村的花費,或許比養蝦賺的還多,又造成國土資源的喪失,真是得不償失。但也因為這個教訓,使得漁政管理單位在後續規劃台灣的養殖事業發展時,開始設立養殖專業區,鋪設抽取海水的共同管路、排水系統並供應自來水,以杜絕養殖業者私自鑿井抽取地下水。雖然這些較具永續經營的做法是晚了些,但總比任由環境繼續惡化來得好……


# 關鍵字:環境生態學漁業養殖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