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丁格爾的資料革命-科學人雜誌
科學史

南丁格爾的資料革命

2022-11-01 安德魯斯(RJ Andrews)
這位享譽盛名的護士之母,早在19世紀就以創新圖表來傳達公共衛生的論點,藉由有效的溝通提升了大眾健康。
▲ 南丁格爾的肖像:攝於1856年,她從克里米亞戰場回到英國倫敦後幾個月。與此同時,她開始處理資料與圖表。(影像來源: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重點提要

■護士之母南丁格爾也是致力於公衛改革的統計學家,她留下的草圖,透露出她團隊的圖表創作過程。

■這些圖表既容易閱讀又具有說服力,是「資料敘事」(data storytelling)的典範。

1856年夏天,護士之母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從前線戰火中乘船返回英國。身為英國陸軍龐大醫院網絡的護理長,她目睹數以千計的傷病士兵在骯髒的病房中承受痛苦。戰力遭疾病和感染重創。南丁格爾了解到,戰爭的恐怖不只來自於敵軍的子彈。

南丁格爾在夜裡巡視病患時,身上映著紙燈籠的光,因而獲得「提燈女士」(Lady with the Lamp)的稱號。她投身於克里米亞戰爭(Crimean War),這是英法兩國共同對抗俄國入侵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戰爭。士兵受折磨的原因非常多:官員能力不足、補給少得可憐、庇護處條件不良、醫院內過度擁擠,還有醫療方式的粗糙。

南丁格爾回到倫敦後,決心要防止這樣的苦難再次發生,這是一條艱辛的路:許多政府官員認為士兵的折損不可避免,例如誤信傳染病來自無法避免的現實狀況,惡劣天氣、飲食條件不佳和作業環境嚴酷。而軍隊的統計資料品質太過低劣,根本無法知道士兵死亡的確實情形。

南丁格爾下定決心,要扭轉將領、醫官和國會議員的想法。他們的資料素養低落,弱化了本該把人導向事實的統計論證。擁有量化思考能力的南丁格爾必須說服那些理解力一般但地位不一般的人,她付出所有心力,最大目標是英軍統帥,也就是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

隨著戰爭結束,大眾的注意力轉移,南丁格爾明白改革的機會正在流失。她一天工作20小時,大多時候隱身幕後,寫信、重整數據、匿名發表文章。南丁格爾並非孤軍奮戰,有一群專家包括政治人物、統計學家和科學家與她聯手,共同打破決策者的惰性和無能。整個團隊聚焦於推行衛生改革:新鮮空氣、乾淨的下水道以及減少擁擠。

南丁格爾最關鍵的遊說策略,是以生動活潑的方式傳達統計學資料。針對南丁格爾在資料視覺化的開創及運用,我在最近進行了深入研究,並把研究成果撰寫於新書《南丁格爾、死亡率和衛生圖表》(Florence Nightingale, Mortality and Health Diagrams)。我研究了詳細記載南丁格爾思索資料設計過程的書信、過去從未公開的手繪圖表草稿,以及她的資料圖表的完整目錄,更加確信南丁格爾是名卓越的創新者,她的方法預示了今天大眾在了解並討論議題時,資料圖表不可或缺。

南丁格爾知道實際上會閱讀統計表格的人很少,因此她和團隊設計引人入勝的圖表,並以其他媒介無法表達的方式來與讀者溝通。他們把資料分為前後兩批發表,並調整圖表設計,以應對其他競爭團隊。那些競爭者把枯燥的圖表分析安插在厚厚的書本中,相對地,南丁格爾則以輕薄誘人的簡冊呈現她的圖表,並搭配機智風趣的文字。她的圖表既容易閱讀又有說服力,把論述集中在特定主張,而不是建構讀者必須費力理解的複雜論點。這不只是資料視覺化,而是「資料敘事」(data storytelling)。

南丁格爾的敘事呈現出軍醫院惡劣的衛生和過度擁擠,導致傷兵不必要的死亡。她以簡單明瞭的對比圖建構論點,舉例來說,她非常高明地透過平民死亡率來對照軍隊死亡率。又例如,她指出承平時期住在軍營中的士兵死亡率,如何高於年齡相似的平民。她的圖表令資料呈現的事實無法否認:軍隊管理需要重大改革。

南丁格爾的圖表獲得廣泛報導。第一批文件發表後的幾個月,軍營過度擁擠的問題就在國會上下議院都獲得討論,推動軍隊衛生條件的改革。此議案得到四個委員會的支持,分別是衛生建設、健康法規、一所軍醫學校以及軍事統計學。不出兩、三年,軍隊統計資料的品質就在南丁格爾團隊的帶領下有了長足進步。新的資料蒐集行動(最終也認可是全歐洲做得最好)也證實了衛生改革的成功:軍隊可預防疾病的死亡率,降到比平民對照組還低。

南丁格爾努力推動的改革,最終促成「1875年英國公共衛生法」,確立了妥善建構下水道、乾淨自來水和建築法規的要求。這項法令為全世界立下先例,再加上提升免疫力對抗疾病的疫苗的發展,以及提升作物收穫量的人工肥料,成為下個世紀人類平均壽命倍增的驅動力。

▲設計草圖:僅存的南丁格爾草圖,是一窺她團隊創作圖表的過程的難得機會。這些草圖由政府職員繪製,顯示出團隊如何優化原始想法,改善資料圖表的設計。這些圖也透露出最初的參考資料並未達到最終付印的精準度。這張早期草稿是她最有名的圖表的前身,呈現死於可預防疾病的軍人人數(藍)高於醫院中因傷死亡的人數(紅)。


# 關鍵字:科學史醫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