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想生第二胎?爸爸先當「神隊友」 -科學人雜誌
中研院-研之有物

夫妻想生第二胎?爸爸先當「神隊友」

2022/05/27 中央研究院企劃製作
媽媽我不想努力了!

▲ 白天在職場奔波,晚上仍要料理家務、育兒,是許多臺灣女性的生活寫照。臺灣女性平均仍負擔近80% 的家務,蠟燭兩頭燒,多數女性白天在職場奔波,回家後,已婚女性的「第二輪班」才正要開始。

臺灣生育率持續走低,除了給薪育嬰假、育兒津貼,2021年 8 月政府的生育獎勵也提前至第二胎就發放,鼓勵夫妻多生孩子。還有什麼行動能搶救少子化?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鄭雁馨從研究發現,高教育背景女性生第二胎的意願,與家務分工息息相關,尤其丈夫是否分擔育兒工作更是關鍵。

臺灣女性負擔近八成家務

鄭雁馨引述國外研究指出,當家庭迎來新生兒,妻子花在家務和育兒的時間大幅上升,丈夫的改變則不大。類似現象也出現在臺灣。隨教育程度大幅提高,臺灣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節節上升,不過家務勞動的時間卻沒有明顯變化。

長年研究人口學的鄭雁馨直言:「臺灣女性在公領域和男性平起平坐,但如果私領域的性別平等沒有跟上腳步,整體生育率就很難提升。」眾多西方國家調查已顯示,丈夫是否願意分擔育兒家務,將影響妻子是否想再生一胎。

過往的生育率研究較少探討東亞地區。鄭雁馨採用2016年行政院主計總處的女性婚育與就業調查,從3,564筆年齡介於15~49歲且至少有一個18歲以下子女的女性樣本,分析「教育程度」與「家務分工」對臺灣女性生育意願的影響。研究結果刊登於2020年3月的《婚姻與家庭期刊》。

調查發現,臺灣已婚女性平均每天花6.2個小時家務勞動,包括家事雜務、照顧一家老小,佔總家務近八成。已婚男性則大約負擔二成。

樣本中有48.5% 的女性受過高等教育,這些女性通常獲得丈夫比較多的家務支持。整體而言,妻子的教育程度、收入與丈夫投入家務分工比例,呈現正相關:妻子的社經地位越高,有越高機率擁有一個更積極分工家務的丈夫。

▲ 東亞各國相比,日韓女性都負擔超過80% 的家務,臺灣也有近80%。香港超過65%,中國超過70%。

家務分工越平等 媽媽越願意再生一個

當丈夫家務總時數增加,妻子的生育意願也會增加,但進一步分析,還有三個影響關鍵。首先,丈夫只是多做家事,不一定會影響妻子的生育意願;但若丈夫分攤更多「照顧子女」家務勞動,妻子的生育意願會明顯增加。換言之,比起多洗一次碗、多摺兩件衣服,爸爸能在孩子大哭大鬧時陪玩安撫、換尿布哄睡,更是媽媽的好隊友。

其次,這個影響主要發生在「一寶媽」身上,對於育有有兩個子女以上的女性影響不大。原因可能是,新手媽媽有過第一次育兒經驗,若丈夫沒有放自己單打獨鬥,自然比較願意迎接第二個寶寶;而二寶或三寶媽要再生下一胎,必須付出更高成本、考量更多面向,因此家務分工較難產生實質作用。

第三個影響因素則是妻子的社經背景。只有當丈夫投入更多家務育兒,高教育程度女性才會明顯提高生育意願。

數據也顯示,所謂「更平等的家務分工」並不是嚴格的1:1。實際上,只要丈夫負擔超過20% 的育兒責任,就能提高妻子的生育意願。

停滯的性別革命:生育不只是女人的事!

不只在臺灣,「育兒家事是媽媽的事」這刻板印象普遍存在於東亞國家。鄭雁馨解釋:「北歐國家的生育率能回升,很大原因是他們完成了兩階段的性別革命。」家務分工與生育率的持續走低息息相關,西方人口學家稱之為「停滯的性別革命」:大量女性活躍在公領域中,但男性在私領域的性別角色仍然停滯不前。這也是東亞文化圈面臨的共同問題,包括臺灣、香港、日本、南韓和中國。

攤開數據,1990年代中期,日本女性每週家務勞動時數是丈夫的 13 倍;韓國為 4 倍,而且經過20年沒有太大改變。爸爸請育嬰假、獨自推嬰兒車散步、上街買菜,在北歐街頭自然不過。來到東亞,2017年臺灣、日本、韓國的爸爸育嬰假使用率卻都低於 10%。若文化價值、社會環境沒有跟著改變,立意良善且進步的政策反而會強化既往的性別分工。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