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轉殖

後基因組時代?

2002/05/01 陳文盛(陽明大學遺傳研究所教授)
別急,基因組時代還有得研究呢!

重點提要

什麼?!「基因組時代」的佳餚還沒吃上一口,怎麼就要端走,變成「後基因組時代」呢?生命如此奧祕,豈是輕忽這奧祕的人類所能參透的?基因組還是個迷人的領域呢,急什麼?

以前就學的時候,最常做的惡夢是到了教室,才發現要考試,自己卻絲毫準備都沒有。脫離學生生涯後,這些夢魘總算遠離。不過,最近生物學界吹的風,似乎又帶來這種感覺。


近幾年來,很多微生物的基因組(genome)序列都完成了。對我們微生物學家來說,這些都是挖掘不盡的寶藏,不管你花多少時間,總會發現更多的線索讓自己埋首其中。可是驀然仰首,驚見四處標語:「『基因組時代』已死,迎接『後基因組時代』」。什麼?!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基因組時代」的佳餚還沒吃上一口,怎麼就要端走了呢?明明是在討論這個或那個基因組,怎麼轉眼之間每個研討會都掛上了「後基因組」的標幟?


在地球上無數的物種中,目前基因組已完全定序的差不多才100個。當然,我們不必要也不可能為每一個物種定序,但是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有演化意義的物種,我們必須徹底地了解它們的遺傳訊息,因為演化的痕跡保留得最好之處非染色體莫屬。這點對微生物特別重要,因為在這些生物中,只要有一個似乎微不足道的突變,就有可能會造成形態上的巨變,甚至被傳統方法分類成另一類物種。這些微小生物還是占據了2/3的地球生命演化史。


「後基因組時代」一詞到底是如何出現的?我沒找到肯定的答案,但是它大約四年前才開始頻繁出現在文獻中。仔細想想,原來它主要是用在人類基因組上。約莫是人類基因組定序大致完成後,距離所謂以基因組為基礎的醫學、藥理研究之美夢也就不遠了吧!連偉大的人類遺傳學家麥庫西克(Victor McKusick)也說:「當所有的人類基因都真正知道之後,科學家就等於製造出一個生命的週期表。」言下之意好像說,似乎了解人類,就能了解所有的生命體。是嗎?了解了人類就夠了嗎?遺傳學的模型,如老鼠、果蠅,甚至酵母菌都被拿來作為分析人類基因的工具。在某些人心中,細菌只是複殖人類基因及生產人類蛋白的機器。這些都是自我中心及狹隘的眼光。


個人不能獨立存在,全人類的生存也必須依賴其他的生物。連最簡單的氧氣,主要就是靠海洋中的微生物提供給我們的;還有提供我們吃的、喝的,讓我們不放屁的,使我們生病的,製造藥物讓我們使用的,住在我們身體裡面和外面的,這一切的生物都是我們要關心的。演化史上已經絕滅的物種,除了極少數留下了化石外,它們的遺傳訊息還部分保留在現代的生物體內,所以基因組研究也是個時光之旅,挑戰著人類的想像力與智慧。


或許我們正快速跨入「後基因組時代」,但是當我發現:對一段短短的五萬個鹼基對的質體DNA,我就可以花一個禮拜的時間仍不捨放棄,隱藏在內的遺傳原理以及演化的故事又一一浮現出來,而且還有無數的秘密埋藏在DNA的絲絮中,等待我們去發掘……實在讓我很難相信即將進入什麼「後基因組時代」。對我而言,它和所謂「後現代」一樣不可捉摸。


我,還是活在當下。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2年第3期5月號】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