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孟德爾沒看到聯鎖-科學人雜誌
教科書之外

為什麼孟德爾沒看到聯鎖

2022-01-01 陳文盛
孟德爾實驗所涉及的性狀極可能真的和特定染色體有關聯。 —波威利(Theodor Boveri,20世紀初德國生物學家)
20世紀初,沉寂35年的孟德爾遺傳研究獲得重視。生物學家開始仿效他,用不同生物進行雜交實驗。沒多久就發現有些實驗結果並不符合孟德爾的一項學說,就是後人所稱的「獨立分配律」。孟德爾在豌豆雜交實驗中發現,突變基因(他稱為「性狀」或「因子」)從親代傳到子代的過程是獨立的、各走各的,互相不影響。例如,孟德爾用種子圓形(基因型RR)和黃色(基因型YY)的純種,與種子皺狀(基因型rr)和綠色(基因型yy)的純種交配,得到的第一子代(F1)都是圓黃(RrYy;R和Y是顯性,r和y是隱性)。他讓F1自交得到558株第二子代(F2),結果出現四種性狀組合,除了圓黃和皺綠這兩株親代的性狀,還有圓綠和皺黃的新組合,即重組(recombination),它們的數目分別是圓黃315株、圓綠101株、皺黃108株和皺綠32株,接近9:3:3:1的比例。從這些數據,孟德爾推論,種子的圓皺和黃綠兩個性狀分配到子代的過程是獨立的,互不干擾。他另外測試了幾組其他性狀,也得到類似結果。他在論文總結說:「雜種結合時,兩株原始親株中各性狀的分配獨立於其他性狀。」20世紀初的孟德爾追隨者在雙性狀雜交實驗中發現,有些F2沒有出現預...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