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更要抱持研究熱情-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名家專訪

企業更要抱持研究熱情

2021-12-01 彭琬芸
學校和企業之間不該是單向的供應鏈,廣達電腦公司技術長張嘉淵從廣達與麻省理工學院的合作,看見研發、轉型與商機。

張嘉淵小檔案

  • 現職/廣達電腦公司技術長暨副總經理、廣達研究院院長,負責廣達前瞻產品研發、未來科技策略及全球研發合作。他也是BU12事業部總經理,主導智慧醫療及健康照護等新事業。
  • 學經歷/成功大學航空太空工程研究所博士,專研整合應用雲端運算、巨量資料分析及社群媒體等虛實整合之科技、科技於未來醫療和教育等以人為本的創新服務。為臺灣大學電機資訊學院網路多媒體研究所客座教授、成功大學電機資訊學院客座教授與陽明交通大學智慧科學暨綠能學院合聘教授。
  • ▲廣達研究院院長 張嘉淵(影像來源:廣達電腦)

    廣達電腦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研發合作,早在2000年初便已展開,雙方密切合作超過20年,共同開發出新穎的技術。廣達電腦技術長張嘉淵以「λ‧vue」為例解釋:「晃動跟醫療、健康究竟有什麼關係?」影片中熟睡的嬰兒看似靜止不動,但經過λ‧vue的演算法處理,把細微的震動放大,心跳脈搏的數據在螢幕上一目了然。這套演算法可以從影像判斷血管跳動來測量脈搏、胸部起伏得知呼吸頻率,甚至放大眼球晃動與孕婦的胎動等,不必在患者身上安裝裝置,直接從影像中尋找健康與否的脈絡,λ‧vue展現了無硬體、非接觸的遠端醫療服務潛力。

    張嘉淵說這技術可以追溯到2010年左右,在廣達研究院劍橋分院和MIT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實驗室(Computer Science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 CSAIL)研究合作中,看到一個可以辨識細微動作的數學演算法。加上MIT好幾名教授杜然德(Fredo Durand)、弗里曼(William T. Freeman)、魯賓斯坦(Michael Rubinstein)等人的研究也聚焦在影像與演算法,他看好相關技術的前景,也好奇這將來會有什麼樣的應用領域。當時張嘉淵的想法很簡單,就只是覺得很有趣,他回想:「科學比技術早,技術比產品早,在產業界,基於好奇所做的研究太少了。」

    「很有趣」這聽起來模糊、甚至有點不確定的初心,在幾年後真正成形,發展成可運用於各種需要精密觀察的動態影像顯微軟體。張嘉淵說,該軟體服務取名為λ‧vue,代表可以看到(vue)微小的變化(lambda)。且廣達與MIT共同持有其核心演算法技術的智慧財產權,也就是說,廣達與MIT都可以使用其核心演算法開發各自的產品,於是廣達帶著演算法,由自家工程師開發軟體介面、加以最佳化並微調成低延遲、快速而穩定的商用服務。

    學校不是企業的供應商

    有這樣的成果,或許與廣達對產學合作的理念有關。張嘉淵認為社會常把產學合作中,學校跟產業想成是一個供應鏈(supply chain)一般的單向關係:學校提供企業需要的人才或技術;企業則提供經費。他說:「把學校當成供應商是不對的,或許這也是台灣最大的問題。我們跟MIT一起產出,是合作關係,廣達研究院派駐的研究員與MIT的研究人員從最初期就共同研究,慢慢選定相同的題目,團隊研發合作前進。」



    ▲產學結盟:廣達研究院院長張嘉淵與麻省理工學院(MIT)校長萊夫(L. Rafael Reif,右二)2004年擴大雙方合作,簽定研究合作計畫T-Party和Qmulus。(影像來源:張嘉淵)

    張嘉淵認為,與MIT的合作也讓廣達取得最創新的概念與靈感。最初廣達研究院與MIT對演算法的相關研究,就讓張嘉淵理解到未來「運算能力」不再是問題,演算法絕對會扮演重要角色。

    這也是廣達早在2000年已設立「廣達研究院」的原因。張嘉淵解釋,廣達不僅在10年間投入4500萬美元資助各項計畫,還直接派任廣達的研究員與CSAIL學者合作。這些研究員除了是工程師、具有博士學位,而且對研究充滿熱情,廣達研究院的任務有別於企業其他部門,更有學術機構的味道。「從我的角度,我們與MIT的合作是摸索、構築、不斷尋找的過程,也因為這樣才叫研究(re-search)吧。」

    2015年,廣達與MIT合作的計畫改名為Project Qmulus,強調雲端運算研究;2019年,廣達與MIT的合作接近20年,又迎來一個巨大變化,他們決定把焦點放到人工智慧醫療(AI medicine, AIM)服務。回頭看,這些轉變早在2000年初就有端倪,張嘉淵笑說自己曾被問,怎麼突然間工程師都懂AI,他解釋:「我們不是跟著關鍵字跑,是在10多年前雲端(cloud)或AI的名稱出現時,已在研究它的核心概念,也就是說,廣達研究院長期在做的就是電腦科學、機器學習、如何利用巨量資料等等。這些結合起來,加上深度學習,其實就是AI的底蘊,所以我們的轉型才會順利。」

    如今AIM轉以醫療為主體,張嘉淵說:「這同樣可以追溯到10年前,有一個好的起心動念。」廣達早在與MIT合作之初就已涉足醫療領域。醫院本來就有例如性別、年齡等大量的系統性資料,但當時只把醫療當做電腦、資訊科學的一個應用範疇。

    2010年,MIT的教授古塔克(John Guttag)在演講中發表巨量資料與快速運算的用途,例如運動員因心臟問題猝死、癲癇病患因突然失去行動能力發生車禍,廣達與MIT便一同想到:若有一項簡單的裝置,透過快速運算來判斷接下來幾秒鐘的情況,或許可以救人一命,因而兩方決定把研發能量投入醫療領域。

    重視實作的精神

    如此重視實作的匠人精神,《科學人》總編輯李家維採訪林百里時,提到廣達總是很低調。張嘉淵謙虛地說:「其實是高調不起來,2000年廣達就有研究院,但關注的科技與前景,外界可能還沒有適當詞彙描述,一般人也很難理解,不一定會被看好。」不過,張嘉淵透露,2019年之前廣達研究院選擇的人才都是電腦科學背景,2019年以後開始出現工程學、醫學背景的人才,顯現廣達確實在轉型,把研發能量從純電腦科學聚焦到醫療場域。

    λ‧vue與其核心演算法如今在廣達與MIT合作的AIM計畫下「還在繼續進行,但是細節不方便談,我們的宗旨是要讓人感知到的資料產生意義(making sense of the data you sensed)。」張嘉淵語帶保留地說。也因此令人更加期待:把微小的晃動放大到人眼可見,在AI的判別能力以及5G的高速加成下,究竟還能夠產生什麼樣的全新應用?

    廣達與MIT合作大事記

  • 2005年T-Party計畫,主旨是以人為本,發展電腦科學。
  • 2010年Qmulus計畫,重點在發展雲端運算,並聚焦運算、健康、智慧三大面向。
  • 2019年宣佈與MIT簽約新的五年合作計畫人工智慧醫療(AIM),聚焦智慧醫療。

  •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