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間跨性別診所-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科學史

第一間跨性別診所

2021-10-01 席勒斯(Brandy Schillace)
成立於1919年的德國性學研究所,不僅是全球首間執行變性手術的醫療機構,也庇護了跨性別者,如果沒有納粹暴行,這間診所至今將有百年歷史。

重點提要

  1. 德國猶太裔醫師赫希菲爾德創立全球第一間跨性別診所,提供醫療服務,也讓性別少數族群有了容身之地。
  2. 赫希菲爾德早在20世紀初,就倡議中間性別、非二元性別分類與性別流動的概念。
  3. 納粹德國關閉了跨性別診所,燒毀逾兩萬冊典籍。時至今日,世界各國仍有跨性別權益倒退狀況。

▲前衛風潮:德國柏林性學研究所舉辦的化妝舞會,拍攝日期和攝影者不明。戴眼鏡者是所長赫希菲爾德(Magnus Hirschfeld),右手握著的是他的伴侶吉斯(Karl Giese)。


20世紀初的某個深夜裡,年輕的德國醫生赫希菲爾德(Magnus Hirschfeld)在診所前發現了一名軍人,這名男子焦慮不安,坦言自己是男同性戀者,難怪趁夜深時造訪。這種言論在當時非常危險,德國惡名昭彰的刑法第175條明定同性戀違法,他若遭指控,將會被剝奪軍職、頭銜並鋃鐺入獄。


赫希菲爾德理解軍人的困境,他自己也是同性戀,而且還是猶太人,他盡最大努力去安撫這名病患,但軍人心意已決,那是他婚禮前夕,卻無法面對結婚這件事,不久後他舉槍自盡。


軍人把自己的的私人文件贈與赫希菲爾德,並在隨附信件中寫道:「想到您可以為後世做出貢獻,讓祖國德國能更公正看待我們,我在面對死亡時也能略感欣慰。」這樣無謂的人命消逝讓赫希菲爾德永遠無法釋懷。軍人說自己是個「詛咒」,只能一死了之。活在異性戀的社會規範、婚姻與法律的束縛之下,他這一類人沒有生存的空間。


赫希菲爾德在《世界大戰的性別史》一書中寫道:「這些讓人心碎的悲劇在德國各地上演。他們有什麼樣的祖國?他們為什麼樣的自由而戰?」在軍人孤獨結束自己的性命後,赫希菲爾德離開診所,踏上爭取正義的征途,進而改變了酷兒(queer)的歷史進展。


赫希菲爾德想投入當時有越來越多人感興趣的性健康學。這領域的許多前輩和同事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病態,他們使用心理學新理論來辯稱同性戀是精神疾病的徵兆。相對地,赫希菲爾德認為一個人可能生來就不是異性戀或不歸屬於二元性別框架,他支持「第三性」天生存在的想法,提出以「中間性」(sexual intermediary)來稱呼有別於社會性別規範的人,其中包含「情境性」與「固定性」的同性戀(他了解同性戀者往往有不同程度的雙性戀傾向),也涵蓋他稱為「變裝者」(transvestite)的人。變裝者有喜歡打扮成異性的反串者,也有「從他們的特質來看」應該判定為異性的人。赫希菲爾德曾治療過一名軍人,軍人說穿女性的衣服讓他「至少在那個片刻感到像個人」。赫希菲爾德還能理解他們可能是同性戀也可能是異性戀,現今人們則常混淆性別認同與性傾向。


或許更讓人驚訝的是,赫希菲爾德還考量到那些沒有固定性別的人,有點類似今日所說的流動性別(gender-fluid)或者非二元性別(nonbinary identity),他認為法國小說家桑德(George Sand)也是其中一員。對赫希菲爾德來說,最重要的是這些人「順應天性」,而非違背常理。


這看起來是否相當前衛?確實,赫希菲爾德的想法可能超前百年後的我們。當代反對跨性別的主要論點說這是有違自然的新概念,去年英國法院限制跨性別者權益,《經濟學人》社論呼籲其他國家效仿,《觀察家報》社論讚譽法院抵制「令人不安」的趨勢:讓青春期兒童接受性別確認(gender-affirming)醫療。但性別和性取向的多元化有歷史為鑑。赫希菲爾德認為蘇格拉底、米開朗基羅和莎士比亞都是中間性。赫希菲爾德和他的伴侶吉斯(Karl Giese)也是。赫希菲爾德的性健康學前輩克勒夫特-埃賓(Richard von Krafft-Ebing)在19世紀時即宣稱同性戀是自然且天生的性變異。赫希菲爾德對中間性的研究並不是一時的趨勢或風潮,相反地,這是認可人們可能具有不同於生理性別的天性。如果有強烈渴望以異性身分生活,他認為科學應該為他們提供一個過渡的途徑。於是他在1919年初買下一座位於柏林的莊園,同年7月6日在此設立了性學研究所,並於1930年進行了全世界第一次性別確認手術。


跨性別者的避風港


這間研究所位於一棟有兩翼房舍,在街角的美麗建築內,因此模糊了專業與私密生活空間的界線。一名記者指出它不像是科學研究所,因為有傢俱裝飾、豪華且「充滿了生命力」。研究所的成立宗旨是要成為提供「研究、教學、治療,以及庇護之處,可以讓人免於生理疼痛、精神折磨和社會排擠」。赫希菲爾德的研究所也是一個教育場所,當他就讀醫學院時目睹一名男同性戀者被逼在全班同學面前赤裸行走、遭言語貶低羞辱,讓赫希菲爾德有心理創傷。


赫希菲爾德提供了性教育、健康診療和避孕建議,並從人類學及心理學角度進行性別及性學研究,他不屈不撓試圖推翻德國刑法第175條,雖然努力未果,他為病人取得法律接受的「變裝者」身分證,希望他們不會因為公開打扮成異性和以異性身分生活而遭逮捕。莊園內也有女權運動人士設立辦公室,同時出版發行性改革期刊來消除人們對性的誤解。赫希菲爾德說:「愛,和人一樣有多種面貌。」



▲時代先驅:性學研究所所長赫希菲爾德,拍攝日期不明。

▼雌雄莫辨:艾勒伯(Lili Elbe)在1926年拍攝的肖像照。艾勒伯是赫希菲爾德的病患,2015年電影「丹麥女孩」改編自她的真實故事。


經過多年蒐集,這間研究所建立了一座大型性學圖書館,收藏了男到女變性手術的程序記錄、珍本書和圖解。除了有精神科醫生提供治療外,他還僱請了婦科醫生列維-倫茲(Ludwig Levy-Lenz),以及外科醫生格爾班特(Erwin Gohrbandt),他們進行了把男性變性為女性的生殖器改造手術(Genitalumwandlung)。手術分成幾個階段:睪丸切除、陰莖切除和陰道成形術(當時研究所只進行男跨女的性別重置手術,女跨男的陰莖成形術要到1940年代末才有)。病人也會接受激素治療,讓他們能長出自然的乳房並形成女性較柔和的外貌特徵。


他們開創性的研究和詳實的記錄,吸引了國際注意,然而病患未能立刻獲得法律的權益和認可。一些跨性別女性在手術後很難找到工作養活自己,之後有五人受僱於赫希菲爾德的研究所。透過這些方式,赫希菲爾德設法為那些改變身體成為與出生性別不同的人,提供一個安全的避風港,有時也保護他們不受法律傷害......


# 關鍵字:科學史跨性別納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