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人不打新冠疫苗?如何讓疫苗接種更安心-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公共衛生

為什麼有些人不打新冠疫苗?如何讓疫苗接種更安心

2021/08/06 廖羿雯
即便是公衛觀念普及的台灣,也存在疫苗猶豫。有哪些作法或工具可以確保疫苗的安全呢?
▲新冠疫苗出現緩打潮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多次在例行記者會上,呼籲民眾勿聽信謠言、施打疫苗利大於弊。(資料照,中央流行指揮中心提供)

面對本世紀最大規模的全球流行病新冠肺炎,新冠疫苗雖是眾所期盼的抗疫希望,從研發到上市施打的過程卻充滿爭議。國際貨幣基金會近期調查17個國家中,拒絕或不確定接種新冠疫苗的人口比例,最高是法國(約60%)、其次是美國和日本(逾50%),最低如英國、丹麥,也有20%左右的人口對疫苗態度猶豫。為什麼人們會害怕接種疫苗呢?


其實民眾的心中,充滿對新冠疫苗的疑問:有史以來最快製造出來的新冠疫苗,到底可不可靠?打完會不會發生血栓或任何嚴重副作用呢?怎麼有那麼多人接種疫苗後死亡……在台灣,這種反應甚至曾引發新冠疫苗緩打潮。然而,若疫苗接種人口覆蓋率不夠高、就無法獲得群體免疫,各國政府唯有越了解質疑的來源,對症下藥,才能順利推廣新冠疫苗。


台灣也有「疫苗猶豫」

世界衛生組織專家戰略諮詢小組定義,「疫苗猶豫」是指在可接種疫苗時,延遲或拒絕接受疫苗,成因和影響因素複雜。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助理教授官晨怡過往的研究,探討國內孩童施打疫苗的情況,發現疫苗猶豫大多集中於小範圍的特定家長社群中,這些家長往往在自己還不甚了解疫苗、就得帶孩子去接種時,感到焦慮。


直到碰上新冠肺炎疫情後,疫苗猶豫的狀況則變得相當普遍,不再侷限於特定族群。例如今年4月國內剛開放AZ疫苗自費施打、與6月長者公費接種傳出猝死案時,就出現兩波緩打潮。官晨怡觀察,安全性是國人在新冠疫苗緩打潮裡最主要的考量,其中政府的立場和角色格外重要。


「其他國家早就開始跟民眾溝通施打疫苗的風險,但台灣政府的防疫直到現在仍缺乏這塊,相對停留在政策宣導模式。」她強調,溝通不只是公開科學數字、由上對下地要求人民照做,而是主動去了解人民在意的事項,用常民的語言解釋。


此外,新冠疫苗在國內有政治符碼化的傾向,疫苗的風險論述摻雜了許多政治口水,造成民眾更容易受到假消息、非專業資訊的干擾。對年長者來說,政府的科學語言太陌生,民間醫護人員在網路上撰文,又不會傳達到他們身邊,看名嘴上節目談疫苗,便相對好懂多了。官晨怡主張:「在這種紛亂的疫苗資訊環境下,政府更應設法避免政治干預,以專業為核心來溝通。」


新冠疫苗很可怕?完美的疫苗何處尋

▲台灣從3月22日起開打AZ新冠疫苗,直到第五週前,單週接種劑數都不超過一萬劑,傳出社區感染案例後,數量才逐步上升,加上Moderna疫苗抵台,單週接種劑數分別於第八週、第十六週(7月5日~11日)達到十萬劑、百萬劑。(截圖自NCHC COVID-19全球疫情地圖)

截至8月5日為止,全國疫苗接種人口覆蓋率為35.84%(第一劑),單週接種劑數也於7月初突破百萬大關,疫苗猶豫的情況乍看並沒有真正影響疫苗施打,但大眾對新冠疫苗安全性的懷疑不曾平息。不論是擔憂血栓併血小板低下症候群(TTS)、保護力高低、或其他因素使然,AZ與高端疫苗,在不少國人眼中都是次等選擇。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簡稱指揮中心)統計,全國單獨登記接種AZ或高端疫苗的人數加總,僅有單獨登記接種莫德納(Moderna)疫苗的1/4。當然,民眾對莫德納疫苗也不是全然信任。難道疫苗史上試驗時程最短的新冠疫苗,與其他疫苗相比真的擁有什麼缺陷嗎?完美的疫苗是否存在?


「有一些疫苗是蠻安全的,像流感或B肝疫苗,都沒有太多問題。」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指出,新冠疫苗的特別之處在於,過去腺病毒和mRNA相關技術僅用在少數臨床治療中,這是兩種疫苗平台第一次大規模施打在全球人口身上,故而看到以前不知道的副作用。


接著施信如話鋒一轉表示:「我不覺得會有完美的疫苗,因為每個人的免疫反應不一樣,所有的疫苗都是有風險的。」台灣大學附設醫院臨床試驗中心主任陳建煒也贊同道,所有的醫療產品,包含疫苗,都不具有標準的安全門檻,需要依疾病個案而定,量化地取得效益和風險之間的平衡。


正因為不存在完美或零風險的疫苗,疫苗上市後,必須受到嚴密的追蹤監控。陳建煒舉例,像TTS、心肌炎這類罕見的不良反應,不可能在上市前就發現,而歐洲國家能在上市後幾個月追蹤到,代表其公衛體系發揮了良好的功能。


我國的疫苗監控雙璧:Taiwan V-Watch與VAERS

7月底,指揮中心首度公開「疫苗不良事件通報系統」(VAERS)流程,簡報裡記載,累計到7月21日,系統共接獲480件接種疫苗後死亡的通報案例,對比2016~2019年間各年齡層的死亡件數(背景值),沒有異常訊號。還有,系統共接獲13件TTS的通報案例,發生率為百萬分之4.2,也低於歐美數據。


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說明,VAERS大致學習美國疾病防制中心(CDC)之疫苗監測系統的運作,由第一線醫護、衛生所人員主動通報疑似不良反應案件,經疾管署初步整理資料後,再交給食藥署藥物不良反應(ADR)中心進行監控與分析。


「其實這個系統一直都有啦!他們也分析一陣子了,所以現在公開來跟大家一起溝通。」當被問及有學者評論指揮中心做的風險溝通不足時,莊人祥回應,AZ和莫德納疫苗都是國際上施打人口很高的疫苗,而國內監測到現在,數據大概跟各國差不多,顯示目前疫苗沒有安全性的問題,鼓勵民眾陸續接種。

▲根據指揮中心公告,我國的COVID-19疫苗安全性監測機制,主要包含VAERS和Taiwan V-Watch兩系統,運作流程涉及疾管署、食藥署等跨單位合作。其中,ADR中心長年由衛福部委託財團法人藥害救濟基金會(TDRF)辦理。(截圖自指揮中心公開簡報)


VAERS屬於所謂的被動監測系統,實施上具有一些限制。陳建煒提醒,該系統仰賴第一線醫護人員的自主通報,他們壓力大又忙碌,故通報率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資訊通常不夠完整,而且有些疑似不良反應或病變,會發生在打完疫苗的數天後、或非接種部位,這也增加醫護人員判斷該不該通報系統的難度。


因此,要評估疫苗的安全性,通常還需要有公衛人員可主動追蹤、分析疫苗安全性的「主動監測系統」,藉由串聯各項數據庫,來彌補被動監測的不足。例如Taiwan V-Watch便屬於主動監測裡的一環,主要用於追蹤各廠牌疫苗前三萬名註冊的民眾施打疫苗後的副作用情形。其他應用還包含比對健保資料庫與死亡登記記錄,能夠更細緻地調查國人接種疫苗後的死亡率。

下一步,讓疫苗接種安全又安心

儘管台灣也有屬於自己的疫苗安全性監測系統,但光靠數字,無法讓民眾安心。「我覺得有問題的不是證據,而是政府對外溝通的方式,要去理解民眾的感受跟心情。」官晨怡說,特別是社區層次的風險溝通,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地方,比如透過長輩在日常生活裡信任的對象,像是里長、理髮店等,去督促他們打疫苗,效果會更好。

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則認為,防疫一路以來,指揮中心在風險溝通上已變得比以前有彈性、更能接受外部專家的意見,然而給予透明的資訊才是對人民有交代。「像英國這次真的做得很好,他們一直搜集資料、從各種角度分析。」她提到,英國人民可在公共衛生部網站上看見那些資料,反觀台灣明明也有很多資訊,卻常常連學者都找不到。

隨著新冠疫苗施打人數不斷上升,施信如建議,政府應該要針對老年人、孕婦,或未來將開放接種的青少年、孩童等特殊族群,追蹤監測其疫苗不良反應;陳建煒也指出,對免疫功能低下者的疫苗不良反應分析,是國家應重視卻沒有重視的一點。

對此,莊人祥坦承,前段時間也有民間團體向指揮中心提出類似訴求,希望增設孕婦施打新冠疫苗的資訊專區,「目前是有在規劃,如果可以公私合作最好。」至於其他特殊族群的追蹤,則還沒有想法,現階段仍以提高第一劑接種人口覆蓋率為目標。

陳建煒表示,以前政府從來不重視公衛環境的長遠建構,其實在藥品或疫苗安全監控上,「我們有能力做得更好、分析更快速。」應對新冠疫情時,政府也只是見招拆招,急忙更新舊有的監測系統,投入的經費、資源、人力仍舊吃緊。他呼籲:「台灣要學習其他國家,趁這波疫情好好思考,我們的公衛系統有哪些問題?未來該怎麼做?這些都需要更前瞻性地計畫。」

▲有關VAERS的運作,莊人祥補充,民眾接種疫苗後感到不舒服,可回原來接種的診所就醫,醫護人員若有任何懷疑、或無法排除與疫苗有無關連,就會將不良事件通報到系統上。(資料照,指揮中心提供)

# 關鍵字:公共衛生新冠病毒疫苗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