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審議會議是現代民主的絆腳石?疫情下看數位轉型-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社會科學

線上審議會議是現代民主的絆腳石?疫情下看數位轉型

2021/07/14 廖羿雯
▲去年4月,機場園區和周邊第一期開發案之多名被徵收戶,與台灣人權促進會、環境法律人協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等團體,到土徵大會現場抗議,要求暫緩土地徵收。(圖/取自環境權保障基金會)

我國自5月19日宣布全國進入三級警戒後,開啟全民高度仰賴資通訊科技的遠距新生活。台灣總是在國際電子化政府評比中表現不俗,疫情中也迅速把各種服務轉化到數位平台幫助民眾,諸如簡訊實聯制、疫苗預約平台、線上紓困申請等系統百花齊放。然而,在爭議聲浪中,利用遠端工具進行的環境影響評估審查、都市計畫委員會或土地徵收審議會議(土徵大會),正凸顯並非所有的制度直接照搬上網路,就能稱為數位化。


在三級警戒初期,上述開發案相關之審議會議,都曾短暫停開,後來配合開發案進度改為線上會議,內政部還一度設有「經民眾陳情就不召開線上會議」的機制,豈料不久後便因包含桃園航空城其他搬遷區地上物徵收案在內的案件,而打破原則。


桃園航空城徵收案裡的數位民主「遺民」

桃園航空城計畫推動迄今逾10年,包含機場園區和附近產業聚落在內,總徵收面積超過4500公頃,影響人口高達數萬人,採區段徵收方式、並把土地與地上物分開辦理。其中,機場園區和周邊第一期開發地區的土地徵收計畫已在去年4月通過審查;而地上物又分成優先搬遷區和其他搬遷區,前者於今年5月通過審查;後者則在本(7)月7日,線上召開的土徵大會裡審查通過。


此次土徵大會,除了線上會議軟體,內政部還提出兩大民眾參與配套措施,一是在桃園大園鄉的航空城聯合服務中心備有會議室,民眾可前往收看直播,並利用現場視訊設備發言;二是向內政部登記、由會議現場電話連線民眾用擴音陳述意見。消息一出,立刻引發大批民間團體撻伐。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表示,長期參與桃園航空城其他搬遷區地上物徵收案的民眾,年齡多在50、60歲以上,會議軟體操作有時連年輕人都覺得麻煩,更遑論長輩。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余宜家則說,其實民眾都知道可以去服務中心,但大家直覺反應是不能群聚,「政府一邊叫人待在家裡(指揮中心)、一邊又叫大家去大園,這對民眾來說是很矛盾的。」


兩年來不斷奔走在大大小小會議陳情的呂學信,就是被徵收戶之一。他沒有電腦且不會用手機操作會議軟體,又不願去服務中心「群聚」,對他來說,電話連線也不是個好方法:「開會的時候他們有打給我,我在工作也沒辦法跟他講話。而且接了我只能說出自己的意見,不會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什麼。」


更重要的是,線上審議會議還存在法源不明的問題。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說明,目前國內唯有司法機關,可依照立法院緊急通過的疫情特別條例,遠距視訊開庭,除此之外並沒有明確的法規,來授權其他機關使用通訊軟體召開線上審議會議,這種會議是否具有法律效力,會是未來居民提起訴願和訴訟後的重要爭點。


正因上述爭議,早在會議召開前,民間團體便多次聯合呼籲大型開發案應暫停審查。在多數利害關係人缺席、沒能充分表述意見的情況下,最終內政部仍是拍板通過此徵收計畫,待其正式發函、經需地機關公告期滿後,被徵收戶的地上物所有權就會正式轉移,最晚需於2024年10月搬遷完畢。


空有形式、缺少內核的數位轉型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副教授李仲彬認為,如果要說疫情期間,轉移到線上的各種公共服務模式帶來了什麼反思,那就是數位轉型不該只包含工具的轉型,內部機制也得跟著改變。「例如線上公聽會或審議會議,大家真的可以透過線上會議,仔細對話溝通、聆聽彼此、充分發言嗎?」


李仲彬進一步提到,政府應該要思考,以前實體開會能看到紙本資料跟投影片,還能看到彼此的表情,現在只有螢幕上的電子檔,可以得到跟實體一樣的效果嗎?想用手機同時看到人跟電子檔,會很辛苦,是不是要先寄紙本給與會方?或是能用什麼來提昇螢幕介面受限時的對話效果,而不是直接把東西放到網路上就好。


對此,余宜家非常有感觸:「土地徵收案裡,有些重要的評估報告,在會議前和會議後都不一定拿得到,還有居民比較關心的簡報投影片,開會前也看不到,這些資料在實體會議本來就相對不公開了,變成線上會議後更難取得。」


「我們現在有很多電子化政府的措施,轉型都只先轉最末端的介面而已。」李仲彬表示,真正的數位轉型,關鍵在於:「每個環境中,『服務』與『人』的接觸方式是不同的,不管是硬體或軟體的設備,都要考慮到使用者端的習慣,同時轉化內部的行政流程,而非一味把實體複製貼上到網路。」大家都該認知到,在不同情境下,欲達成的目標、方法、成果……也應不一樣。


1998年以來,台灣積極規劃電子化政府發展計畫,近年逐漸顯現成效,2018年甚至獲得早稻田大學辦理的國際電子化政府評比第9名。新冠疫情的到來卻像照妖鏡般,反映出我國在實踐數位民主的道路上,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要走。

▲余宜家說,接下來台灣人權促進會等民間團體,將協助部分反徵收的居民,透過司法救濟的手段,持續對抗航空城這起浮濫的徵收計畫。(圖/截自「數位落差妨礙民眾參與」線上記者會)


民主社會中電子化政府的角色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陳敦源等人,運用中央研究院調查研究專題中心執行的民調資料為基礎分析,於2007年發布的研究揭示,網路使用強化了原本就握有較多社會和政治資源的階級、或積極涉入的人,對公共事務有更多參與機會和更大的影響力。「而那些本來就沒有在參與、或是有數位落差的人,他離政治參與就更遠了、影響力更低。」陳敦源說。


這一點和許博任的觀察不謀而合。參加完7月7日的線上土徵大會後,許博任發現,線上審議會議與居民平常參加的實體會議,行為習慣上非常不同,大大降低了民眾與會的意願。像航空城計畫相關會議,以往都會有30多人登記發言,可是這次三項措施(會議軟體、服務中心直播、電話連線)加起來,登記發言的只有16人。


▲許博任形容,實體會議中有民眾到場,有助於審議委員和開發機關感受到壓力,民眾參與的品質比起線上會議差很多。(圖/取自環境權保障基金會)

回過頭來看,像桃園航空城計畫這樣牽連甚廣、與民眾基本權益息息相關的開發案,其相關審議會議是民眾在整個決策流程中最後陳情、要求專家委員把關的地方,真的適合採用線上會議取代實體會議嗎?

陳敦源、李仲彬都認為,網路會議和實體會議存有先天環境的落差,人與人之間進行複雜的討論時,眼神、語氣、情緒、連結等都是溝通的一部分,很難照搬到網路上,尤其涉及要積極和政府溝通,還是實體會議比較好。

實際上,眾多國內外學者早已指出,電子化政府只是民眾可能取得公共服務的渠道之一,可用來補足傳統公共服務,卻不是替代。陳敦源總結:「我們應該準備好,一個合法的、操作過的、品質沒有差太遠的線上參與方式,等以後類似COVID 19的緊急情況發生時,我們有辦法因應。」

許博任也同意,線上會議雖無法取代實體會議,對於住家離會議地點較遠的開發案利害關係人來說,會是個很好的輔助工具,前提須有完整的法律規範。「像奧地利就有訂定COVID 19的特別條例,立法授權線上開會,還規定遠端工具必須是所有利害關係人都沒問題才能使用;紐約的都市計畫委員會也曾經停開,等建立專門的頻道、配套後才恢復。完成法制化真的不是太難。」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