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從眾效應-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談心說理

破解從眾效應

2021-07-01 曾祥非
從經典實驗、腦造影和不盲從行為一窺端倪。


心理學很喜歡用實驗來研究人類的行為,但實驗耗工費時,為何不用問的就好了呢?我們可從社會心理學經典的「從眾效應實驗」一窺端倪。


1956年美國心理學家艾許(Solomon Asch)設計了一個有趣的情境。想像你受邀參加一項「視覺」實驗,進門時發現已經有七位不認識的同學,其實他們都是實驗的暗樁,但你不疑有他。接著研究人員安排入座並「湊巧」把你排在實驗順序最後的位置。實驗任務是觀看兩張圖卡(圖1、2)並說出三條測試線中哪一條線跟標準線一樣長。


答案看起來很明顯,但當依序輪流說出答案時,第一位同學居然說c線跟標準線一樣長。讓你大吃一驚的是,第二位、第三位,接著其餘所有同學都回答c線!現在輪到你了,你會怎麼說呢?艾許的實驗結果顯示,只有1/4的受試者完全不受影響,每題都給出正確答案;3/4的受試者會在某些題數後跟著回答在場眾人的錯誤答案,甚至5%受試者全部題數皆如此。這樣的結果顯示從眾效應會造成誤導,這正是為何心理學家偏好實驗,因為人們都說自己會據實回答,表現卻是另一回事。


近年來有研究修改艾許當年的實驗,想了解從眾行為的腦內機制。他們讓受試者躺在磁共振造影(MRI)儀器,觀看不認識的人的照片並評判吸引力,分數1~8。接下來受試者會看到(研究人員假造)其他同學給的分數,分數有高有低,為的是讓受試者以為「我的分數怎麼跟其他人差這麼多?」之後請受試者對每張照片重新給分,若第二次給分與第一次不同,而且是依循其他人的給分高低,就會視為從眾指標。例如最初給6分,看到其他同學給8分後,第二次給分提高到7,在此實驗就會視為因受他人影響而改變自己審美分數。


腦造影結果顯示,當人們表現出上述從眾行為時,有兩個腦區的活動特別不同:位於前額葉的後內側額葉皮質(pMFC,圖3紅點處)和腹側紋狀體的依核(NAcc,圖4藍點處),而且主要發生在我們看到別人分數的剎那。這兩個腦區主要負責獎懲與學習機制,pMFC處理我們覺得現實與心中期望值的誤差,例如上述實驗中當我們期待其他同學的審美觀與自己類似卻發現評分不同時,pMFC的活化就如同警報般響起。後續研究也發現,若以人為方式(例如跨顱磁性刺激)干擾pMFC的活動時,人們表現出從眾行為的比例則會下降,顯示該腦區與從眾行為確實有因果關係。NAcc則是腦內報償中樞,當你做了件好事感到高興時,其實就是NAcc在活化。上述實驗中,當我們的意見與別人不同,NAcc的活動會降低,促使我們急於想改變現況。


那麼有什麼方法可降低社會上的從眾壓力?其實艾許的故事還沒結束......


# 關鍵字:談心說理從眾效應心理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