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2021科研發光

面對可能不對等的精準醫療

2021/05/10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光電工程所楊承山教授、科學人廣告部企畫製作
科研發光《前進未來 趨勢講堂》臺南場第一場座談,邀請到高學醫學大學內科學兼任講座教授、國家衛生研究院癌症研究所所長陳立宗,分享精準醫療的量身訂製過程與經費運用所面臨的各種挑戰!


過去傳統的醫療方式,總是制式化對特定疾病予以單一類藥物進行醫療,而用藥的表現也會與病患本身的個體差異有所不同,因此在當今醫療進步的社會,除了對症下藥外,更提倡一套量身訂做的個人化醫療過程。也就是透過一些檢測方式,針對病患的DNA、RNA、變異蛋白質等特訂一套客製化的治療方法,讓醫療行為更加精準、更具效率並提升更高的治癒性,然而這樣的目標雖美好,但面臨的是一連串挑戰。


可能不對等的挑戰

傳統癌症的治療方法以手術、放射治療和化學治療為主,藉由手術切除把看到的腫瘤摘除,或者放射線治療是把腫瘤以放射線消滅。基本上手術與放射線治療都屬於局部性的方法,而化學治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則是全身性的消除腫瘤細胞的治療方法。癌症的可怕之處在於即使透過局部性治療後,癌細胞仍然有可能會擴散或轉移到身體各處,因此現在我們的醫療需要更著重於全身性的治療,精準地把變異細胞去除。


化學治療最早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製作芥子毒氣去殲滅敵軍,而攻擊者發現敵軍在吸入芥子氣後,體內白血球降得非常低,因此後來芥子氣就引用到治療白血病,成為化學治療的起源,這也引導出當今化學治療所衍生的藥物。標靶治療則是用來抑制一些因基因變異而活化的某些特定蛋白質,其治療方法與免疫治療約在1990年才開始蓬勃發展。


癌症藥物發展的背後需要一連串過程,從發現配方、合成藥物、製作藥物到最後成功產出,都需要耗費大量的資金,而中間產物的失敗也都是製藥上的困難與成本,最大關卡莫過於把辛苦產出的藥順利通過臨床試驗並獲得核准。由於要讓人體的醫療達到最安全且有效,不少藥品在臨床試驗中都遭淘汰,由此,可想而知當今民眾服用的藥物是多麼地得來不易且珍貴,每種藥物的生產背後都隱含著無數的成本費用,這就是為什麼藥的單價都如此昂貴。


現在臨床上最多藥物可用的癌症大多為歐美國家的好發癌症,例如乳癌、肺癌、攝護腺癌、大腸癌,這些多與我們台灣好發的癌症雷同。然而相較於歐美洲,亞洲疾病更多是除了大腸以外的消化道癌症,例如胃癌、食道癌、肝膽胰癌,這些都是歐美地區較不常見的,以往這些癌症不會是國外製藥大廠的發展重點。因臨床試驗執行是研究導向的研究人員啟始計畫,而不被法規單位認可,造成在藥物適應症的申請與健保給付的核可上的延誤。


精準治療未來的難題


癌症是基因變異而導致,因此對於癌症的治癒,現今傾向的是針對個別基因變異的檢測進行精準醫療,從變異的問題點進行治癒。然而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這樣一套過程所需的費用是非常高的。當今,未來標靶和免疫治療藥物開發與給付廠商及健保署所共同面臨的問題:1.可用藥的基因突變檢測費用2.臨床試驗曠日費時3.療程藥物之核定4.昂貴藥價的長期給付,因此,雖說標靶與免疫治療的引入能讓民眾更好地與癌共存,但病患所累積的昂貴基因檢測費與藥物的長期使用費是必然承受的代價,對於健保的可承受性儼然是殘酷的現實,而為了醫療分配的社會公義,部份負擔是我們所應思考的必要策略問題。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