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社會學

黑人的命也是命——社會運動的推手

2021-05-01 莫利斯(Aldon Morris)
受壓迫的人已不再沉默。然而,該如何凝聚力量, 才能推倒不公義的高牆?

重點提要

  1. 1950、60年代的美國黑人民權運動採用大規模動員的非暴力方式,透過籌辦集會和訓練並運用策略,成功爭取民權法和投票權法通過。
  2. 社會學對社運的闡述,從早期視抗爭為原始的非理性集體行為、近代認為受壓迫群體需仰賴外部資源,到現今認為改革動力源自這些群體的組織能力、社交網絡、文化等內部因素。
  3. 今日「黑人的命也是命」以現代科技促進社運的普及與發展,並具有去中心化、分權管理等不同以往的特性。
九年前一個傍晚在美國弗羅里達州,17歲的馬丁(Trayvon Martin)拿著糖果和冰紅茶走在某個社區裡,遭到一名社區志願巡守隊員追趕然後用槍射殺。這件槍殺案讓我驚愕顫慄,彷彿重回1955年的夏天。那時我才六歲,與祖父母同住,就在與我們相距不到50公里的密西西比州曼尼鎮,有位名叫提爾(Emmett Till)的青少年遭私刑處死,我清晰記得那夢魘:深怕自己也被打到面目全非後棄屍河裡。這兩件相隔將近60年的凶殺案極其相似,兩名被害青少年都是黑人,在造訪的社區遭殺害,凶手都無罪開釋。在兩件案子中,當他們的黑人同胞得知凶手竟能豁免罪責時,心中的悲痛與憤怒引發了規模龐大的重要社會運動。1955年12月,帕克斯(Rosa Parks)在家鄉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參與一場集會,關注提爾未能獲得司法正義,數天後她拒絕屈從種族隔離的公車座位規定,進而點燃美國黑人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 CRM)。而在2013年7月,殺害馬丁的凶手獲釋後,葛薩(Alicia Garza)、庫勒斯(Patrisse Cullors)和托梅提(Opal Tometi)在社群平台上發起標註「黑人的命...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