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形上集

老派物理學家

2021-02-01 高涌泉
維特曼穩扎穩打、不脫離現實的研究手法,有其不可替代的優點。
又聞一位名物理學家高齡離世,是1999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維特曼(Martinus Veltman),他生於1931年,今年年初在荷蘭家中過世,享壽89。諾貝爾獎委員會因為維特曼與其學生特霍夫特(Gerard 't Hooft)在1971~1972年間「闡明了物理中電弱交互作用的量子結構」,而頒予兩人諾貝爾獎。我聽到維特曼去世的消息,第一個感想是又一位老派學者走了。他何以給我老派的印象?原因之一是他在2003年出版了一本介紹粒子物理發展史的書──《基本粒子物理中的事實與未知》,在全書倒數第二段他主動替讀者提問:「何以本書完全沒有談及弦論與超對稱?」在最後一段他這麼回答:「由於本書的主旨在於物理學,這意味著書中所討論的理論概念必須有實驗事實的依據。超對稱與超弦都不滿足這項判準,它們只是理論家的玄想,若以包立(Wolfgang Ernst Pauli)的話來說,『它們甚至談不上對錯』,所以此處沒有兩者的空間。」維特曼在2003年這麼講的時候,弦論與超對稱都還是非常被看好的理論,很多人相信大強子對撞機(LHC)一旦開始運轉,必然會很快就發現超對稱理論所預測的新型粒子,所以幾乎所有相關的科普書或...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