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稅的變數-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氣候變遷

碳稅的變數

2020-09-01 梅卡費 ( Gilbert E. Metcalf )
課徵碳稅是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最佳方法,科學家與經濟學家需合作降低不確定因素,促使政策制定者訂定實用的稅率。

重點提要

  1. 經濟學家一致認為,碳稅是減低二氧化碳排放量最有效的方法,但20多國的碳稅稅率落差甚大,從每公噸0.08美元至121美元不等。在美國,模型運算結果建議課徵每公噸40~47美元的碳稅。
  2. 關鍵在於如何估算碳的社會成本,這需要用到折現率,還要知道二氧化碳排放對經濟的損害以及潛在的災難風險。
  3. 訂定碳稅稅率時,政策制定者可以把稅收增加、具體減排目標或是災難防範考慮在內。


問任何一位經濟學家,我們該如何應對氣候變遷,他會告訴你最有效的策略是為溫室氣體排放擬定價格,而理想手段是徵收碳稅。這反映出一個經濟學基本原理:任何活動所產生的廢棄物都是必須付出的成本。我們花錢找人清運垃圾、淨化廢水,也該為燃燒化石燃料等活動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廢氣付費。


我們可以用碳稅或是以限量管制與交易(cap-and-trade program)來為污染訂價,歐洲國家已針對發電廠與工業界實施,設定碳排放總量限制(又稱限量),減排成本低的廠商可削減排放量,轉賣剩餘的排放額度,減排成本高的廠商購買額度,就能繼續排放。如此增減互補,整體碳排放量可維持在限量之內。但實際上,限量管制與交易中碳的成交價格波動劇烈,且相關體系需要嚴格監管才能防止弊端。


其實何必如此麻煩?碳稅更能確切反映企業評定的碳排放價格。美國已有一套成熟的稅制,能對多種化石燃料徵收消費稅,運作得順暢無比。


基於這類理由,曾於小布希總統任內擔任美國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的曼修(Gregory Mankiw)大力支持碳稅。跨黨派的氣候領導委員會做為國際政策機構,於去年發表聲明,稱「碳稅可做為最划算的減碳工具,能符合我們所需的規模與速度。」截至本文撰寫時,該聲明已獲3589位經濟學家連署,包括3位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前主席、27位諾貝爾獎得主與15位美國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如何因應氣候變遷,成為美國總統大選的主要議題,現在還有八件法案在國會中審查,等著為碳污染訂價,其中一件由80人連署發起。


然而開徵碳稅是政治上的一大步,此門若開,氣候科學家、經濟學家與政治家便需要準備接招。他們除了要一步到位,還得解釋特定稅率的合理性。


訂定稅率看似簡單:排放每公噸二氧化碳造成多少損害,就收多少稅。但我們如何適當評估損失?


氣候與經濟的回饋


經濟學家常使用綜合評估模型(integrated assessment models, IAM)來計算氣候變遷造成的損害,這類大型電腦模型能夠找出經濟與氣候之間的回饋效應,用一連串方程式表述全球經濟、世界各地經濟活動造成的碳排放循環,以及大氣與上層海洋溫度升高所造成的損害。IAM甚為重要,美國耶魯大學經濟學家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因為在IAM的前瞻成就而獲頒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諸如諾德豪斯的氣候經濟動態綜合模型(dynamic integrated model of climate and economy, DICE)等IAM已成為舉足輕重的政策分析工具。歐巴馬政府推行新法規時(例如2011年提高汽車油耗標準)就是運用包括DICE在內的三套IAM,來決定成本效益分析中所使用的金錢價值。


這些模型似能解答訂定合理碳稅稅率可能遇到的問題,但損害的估算取決於若干不確定性甚高的假設,挑戰有三:一是如何衡量現代與未來世代的收入,為此我們需要估算出折現率,這數字對社會安全稅的核定與大型基礎建設專案撥款等許多決策很重要;二是度量排放二氧化碳所造成的損害;三是把發生機率低、高破壞事件(即所謂災難)的可能性納入考量。


最佳稅率的估計會因處理這些因子的方法而有很大的差異。到頭來,IAM雖為美國碳稅政策提供了可靠起點,但各家模型估算出的「合理」數字卻不盡相同,而且還必須考慮社會與政治壓力。影響很巨大:現在歐洲已有15個國家訂定碳稅,其中兩國低於1美元,一國訂在121美元,其他則從2~96美元不等。

▲理論模型:經濟學家運用綜合評估模型(IAM)來計算最佳碳稅稅率,結論是排放二氧化碳可真燒錢!這類模型不但包含了經濟,也包含經濟活動所造成的全球碳排放循環,以及大氣與上層海洋溫度升高對經濟的損害,據以計算氣候與經濟之間的回饋效應,專家也會把不確定因素納入考量......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