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反重力思考

陳年蠢事

2020-12-01 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Scientific American曾經以為:沒人想用螺旋槳和電話。
我有個朋友的爺爺名叫奧古斯特(August,意思是八月),他在9月1日過世。他的遺孀將來會說:「九月的開始是八月的結束。」好冷。細心的讀者可能會注意到2020年8月底是Scientific American創刊175週年紀念。1921年,我們刊登了居禮夫人(Marie Curie)的訪談,1950年我們有一篇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所寫的關於相對論的文章。但即使是歷史悠久、信譽卓著的機構,也有出岔子的時候,所以我們偶爾犯下愚蠢的錯誤,也毫不令人意外。以下便是我們出糗的光榮時刻:時間回到1846年,我們分享了對船用螺旋槳的糟糕看法:「令人驚訝的是,英國的資本家居然認為螺旋槳可以與簡單的傅爾頓式槳輪相競爭。」但我們忽略當船身搖晃時,其中一側的槳輪吃水更深,導致動力輸出不平衡而難以操控。這也是為什麼現代航空母艦不用槳輪推進的原因之一。我們在1869年提出不靠渡輪或建造有巨大橋墩的吊橋的做法,便能橫越分隔紐約曼哈頓和布魯克林的東河(East River)。這項提議是在40公尺高的輕量骨架橋上架設導軌吊車,再用吊車拖動距離水面約一公尺的大型雙層平台,往返兩岸的運輸時間只需一分鐘...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