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科學人觀點

歹手伯仔的杏仁茶和油炸粿

2020-06-01 曾志朗、影像來源:曾志朗
對人腦側化的複雜現象,科學家尚在「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的初始階段。不如先把眼光放在其他較小也較簡單的動物的腦,例如蜜蜂和螞蟻,問問牠們的腦雖小,也會分工側化嗎?
身著白襯衫和深色休閒褲,戴上口罩,5月中旬的週末,趁著天色未暗,我趕搭高鐵往高雄。沒有行李,只有一只隨我飛遍世界的黑色背包,雖然輕裝簡行,但這趟南歸的路,心情沉重,因為星期天一早,就要告別故鄉那位親如長兄的堂哥。堂哥大我10歲,身世多舛,但十分孝順,憑一己之力和多元多樣的興趣,學得一身才藝。他待人謙遜卻自然顯露幹練,大方好客而又深諳人情義理,總是帶著笑容四處為人張羅。若要以一個人物比擬,他就像日本小說《船場》裡的清太郎吧。從小我就受他照料,以往回家的路迢迢,他都會開車到車站來接我,後來變成他的兒子媳婦來載我。這次換我送他一程。我的家鄉在高雄旗山,就坐落鼓山和旗尾山之間。鎮外不遠處是荖濃溪、楠梓仙溪,下接旗尾溪,最後匯聚成下淡水溪,穿過屏東,由東港出海。整個鎮區依山傍水,風景非常美麗,是個古早味濃厚的山谷聚落,也是全台知名的香蕉王國。由於早年交通不便,未受到鄰近大城市的現代化影響,鎮上老街得以保持巴洛克建築的風貌,成為今日全台最夯的旅遊景點。尤其是老市場裡的米粉炒、紅糟肉、米苔目、粉腸、豬血湯等小吃,我每回想起就口舌生津,無限懷念。還有「枝仔冰城」的芋頭聖代,在兩大球芋頭冰淇淋上淋上香醇...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關鍵字:科學人觀點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