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電子紙商機爭霸戰

2002/05/01 狄特利(Steve Ditlea,自由記者)
電子紙結合傳統紙張輕巧、攜帶方便,以及電子螢幕可重複刪寫、儲存大量資訊的優點,成為媒體的明日之星。

重點提要

傳統紙張輕巧、攜帶方便、容易閱讀,而電子螢幕可重複刪寫、儲存大量資訊,更毋需砍伐大片森林。如今,電子紙結合兩方優點,讓文字及圖片顯示在輕薄如紙的電子顯示器上,簡直太神奇了! 科技公司逐鹿中原,競相發展出更輕薄、更清晰多變化、造價更便宜的電子紙材質與技術,目前已有全錄帕洛亞托研究中心(PARC)與麻省理工學院的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兩大研究重鎮,先後發展出「三色小電珠」與「雙色小膠囊」兩種技術,他們如何在科技研究戰中爭雄奪霸?

電子紙的發展,在過去30年來斷斷續續的,一直到最近才盤勢翻紅。2010年之前,《科學人》很可能就可以用這種新載體來發行。這得感謝兩家先驅公司的貢獻,它們都系出主要研究機構:全錄帕洛亞托研究中心(PARC)與麻省理工學院的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微小電珠、電子控制的顯像能力,是他們的核心技術。目前這兩家公司不但在成果商品化上相互競爭,同時也參與了另一種新技術的競賽,那就是剛從實驗室發展出來的「有機發光二極體」(organic light-emitting diode)。


轉出電子紙


早在1970年代初已出現「電子紙」的想法,這是當時電腦螢幕品質太差所激起的浪花。「當時的陰極射線管太過模糊,」薛立登回憶說,「我只是希望能找到盡量與紙類似的顯示材料,並沒有尋找紙張替代品的意思。」三年前,我們訪問薛立登時,他還是PARC的資深研究員。那時候他就向我們展示過電子紙的原型(全錄當時給它取名為「電子可再用紙」)。20年前,在PARC的薛立登就已經具有這種顯示媒材的基本構想:將一些與人類頭髮差不多寬度的塑膠珠嵌入一張有彈性的的透片中。每顆珠子都是雙色調,半白半黑,各帶著相反的電荷。若施加適當的電場到透片表面,珠子就會翻轉、定位,將黑或白面呈現在觀視面上,達到「油墨」寫在正確位置的效果。


薛立登為他的發明取名為「蓋瑞岡」(Gyricon),希臘文是「旋轉圖像」的意思。不過,這個構想很快就被全錄的管理階層束之高閣,因為他們對於發展新印刷技術的興趣遠大於研發新型的顯示器。「可再用紙」的概念等了15年才重見天日,也就是薛立登展示那幾個頁面的時候。


不過,要將技術轉化成商品,還得再等上一段時間。首先他得成立一家子公司:2000年12月,蓋瑞岡媒體公司成立(全錄仍持有絕大多數股份),總部設在加州帕洛亞托。2001年3月,這家新公司就在芝加哥全球商店商展中,推出他們為零售商店所做的第一項產品。麥考米克廣場會議中心裡,蓋瑞岡媒體公司研究主任薛立登大力頌揚立在鋁製底座上、28×36公分大小的灰綠色面版──就像百貨公司櫃臺上常見的標示牌。它會輪流顯示一些銷售訊息,以及售價「89.99美元」的亮斑狀字幕,而且光靠著三枚二號電池就可以連續使用兩年。薛立登靈光閃現至今已近30年,雖然數量有限,但他的電子紙總算面世了,這個原型的產品目前在市場上就稱為「智慧紙」(Smart Paper),2001年下半年已在新澤西州橋水市的梅西百貨公司,以15面告示板做實地測試。它的解析度是普通的100dpi(每吋的像點數)。薛立登預計,同樣大小、能以無線網路更新的告示板,可望在2002年上市。(圖說︰蓋瑞岡媒體公司的薛立登,30年前便想製作一種盡量與紙張相仿的電子顯示器;現在,他用「智慧紙」證明這個構想確實行得通。這種顯示器目前以MaestroSign的商標進入市場,將可為個別商家省下數千美元的告示板成本。)


這種柔軟、可重複使用的電子報紙或電子雜誌,「可能不出幾年就面世了」,薛立登已在多個場合表示過這樣的預測。從一個狹長的鋁製圓筒中抽出一張智慧紙,就像捲起的紙草書卷一樣──這是薛立登心想的電子紙,但是實際上則要用到一列排在圓筒邊緣的電極陣列,即時新聞、專題報導就印在這柔軟的膠製電子紙上。紙外層套上的塑膠夾,能保護它免於受損。要提高解析度就必須有更小的電珠,這正在研發中。另外,薛立登在全彩顯示上也已取得一項專利,可以在透明的蓋瑞岡電珠中取色;這些電珠嵌入薄盤狀的藍、紅、黃三色濾材,由不同的電壓來控制電珠的位置,以呈現彩色的效果。


雖然電子紙很像紙張,但它的觸感可能永遠無法和真紙一模一樣。薛立登承認:「電子紙不可能與紙張一樣輕薄。普通紙張的厚度大約是0.10公釐,而電子紙則總在0.30~0.38公釐之間。不過話說回來,它並不需要跟真的紙一模一樣才有用!」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