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形上集

ΛCDM模型獲諾貝爾獎認可

2019-11-01 高涌泉
2019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皮伯斯的成就再度彰顯了求真精神的傳承。
宇宙學家皮伯斯(James Peebles)是今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之一,他獲得一半的獎金,另一半由兩位發現系外行星的天文學家平分。我在聽到皮伯斯獲獎時,馬上想到的是傳承:皮伯斯的成就源自當年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論文指導教授迪奇(Robert Dicke)的啟發。迪奇在1960年代中期領導重力研究團隊,想要尋找大霹靂後遺留下來的「宇宙背景輻射」,皮伯斯受命在團隊中負責理論分析的工作。迪奇要皮伯斯想一想,如果他們真找到了微波背景輻射,那麼它在理論上的意涵是什麼;反過來說,如果沒找到,則又意味著什麼。儘管迪奇的團隊運氣不好,微波背景輻射讓貝爾實驗室兩位研究員意外地早一步發現,但皮伯斯(以及團隊其他成員)持續深究背景輻射的意義,終究也登上了諾貝爾殿堂。我以為今年諾貝爾物理獎皮伯斯這一部份所表揚的,也包括了普林斯頓迪奇團隊數十年的貢獻。2008年諾貝爾物理獎的一半獎金由日本學者小林誠與益川敏英平分,我以為他們獲獎的狀況與皮伯斯的獎有某種可類比之處:小林誠與益川敏英是因為提出六夸克模型,說明了CP對稱如何失效而獲獎,但我以為這個獎也表揚了兩人在大阪大學的指導教授坂田昌一,以...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關鍵字:名家專欄物理形上集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