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教科書之外

同類競斥,其極何在

2019-02-01 、插畫/陳文盛
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餘。——《孫子兵法》
我從我研究的細菌上領悟到一些生命的道理。剛從美國學成返台時,我在一家公司主持工業微生物的菌種改良計畫,開始接觸一類像真菌一樣長菌絲的細菌,叫做鏈黴菌(Streptomyces)。鏈黴菌非常有趣,我後來轉到大學任教,就繼續研究它們直到退休。很多人沒有聽過鏈黴菌,但是它們非常重要,是土壤中分佈最廣、數量最多的微生物,在土壤有機物的循環扮演極重要的清道夫角色,分泌很多分解、消化各種動植物的屍體和廢棄物。可以說沒有鏈黴菌的話,我們的環境會惡臭無比。我們常說的泥土的芳香,也是鏈黴菌散發的「土味」。雖然如此,鏈黴菌最受人類重視的其實是它們驚人的抗生素產能。我們已知的數千種抗生素中,大約有2/3是鏈黴菌所產生的。例如鏈黴素、紅黴素、萬古黴素等字尾是「黴素」(-mycin)的抗生素,都出自於鏈黴菌。一般的鏈黴菌種都會合成好幾種抗生素,最多的可高達30多種。分泌這麼多抗生素到土壤中,目的是什麼呢?鏈黴菌用抗生素對抗土壤中的競爭者。它們最主要的競爭者是其他細菌,包括同屬的鏈黴菌,因為同類的物種最可能競爭同樣的資源、食物、空間。鏈黴菌製造抗生素要殺這些同類,當然也會殺自己。回頭想想,人類最強的競爭者就是人類...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