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到此一遊

候鳥大軍漫天過境

2004/02/01 霍洛韋(Marguerite Holloway)
春天,50萬隻沙丘鶴大駕光臨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普拉特河畔。

重點提要

春天,50萬隻沙丘鶴大駕光臨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普拉特河畔。
牠們初現身之時,就像是一段段書寫於空中的文字,如潦草的手寫字體一般,在空中聚集,旋又散落開來。這些文字組成數百行語句,字與字之間不停變換、移動;先是構成語言,繼之解體,而後重組。那情景在我看來是如此,而對我的藝術家朋友溫恩來說,藍天則像是綴滿黑色絲帶,一下子拆散,倏乎重新編合。我們把車子開到路旁,站在一畦玉米田邊,觀看牠們在我們上方自行編隊的景象,並傾聽那彈弄橡皮筋般、宛如撥弦聲的漫天鳴叫。數千隻沙丘鶴正在遷徙過境。這些頭頂紅冠的大鳥,每年春天飛抵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東南部,群聚在普拉特河畔長達96公里的原野上。普拉特位於候鳥的「中央遷徙路徑」上,是重要的中途休息站,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鶴群聚集地,一連幾週約莫有50萬隻沙丘鶴飛臨此地。此外還有大約1000萬隻各種鳥類,包括尖尾鴨、雪雁,以及白額雁等,我們不久後還發現了意外的驚喜。正當我們入迷地看著鳥兒一波又一波由南方飛抵此地、在空中盤旋之際,溫恩的眼角瞥見一道白色閃光。那是隻稀有的美洲鶴,牠們有時候會跟著沙丘鶴一同遷徙。我們倆兀自為此狂喜,一位路過的農夫卻只瞄了一眼就走了,像我們這種人,他可是見多了。溫恩和我前一天晚上便抵達奧馬哈,才能趕在...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