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盤點暨出貨通知】12/7(一) 至12/11(五) 為本公司年度盤點時間。12/3(四) 13:30過後,您所訂購的商品出貨日期將因此延宕,我們將於 12/14(一) 起陸續出貨,不便之處,敬請海涵!
年度專輯

需求為發明之母?

2004/02/01 王道還(中央研究院史語所人類學組助理研究員)
醫學史上,沒有一個重大突破像「全身麻醉術」,在世界上散佈得那麼快,可是……

重點提要

醫學史上,沒有一個重大突破像「全身麻醉術」,在世界上散佈得那麼快,可是……

達爾文的祖父、父親都是成功的開業醫師,他當過父親的助手,父親認為他是可造之材,送他上母校愛丁堡大學,指望孩子走自己走來順當的路。哪裡知道達爾文對愛丁堡的醫學課程全不感興趣,特別是人體解剖學,而外科醫師動手術的景象更讓他無法忍受。


科學史上,達爾文不是第一個受不了外科實務而改行的著名科學家。在他之前的達維(Humphry Davy),原先到一位外科醫師兼藥師家裡當助手,當年那是習醫的正常管道,也因為受不了手術的慘烈景象而離開,最後成為歐洲知名的電化學家。法拉第就是他提拔的。


在西方,醫學似乎自古就沒有內外科之別。內外科的分化,大概源自基督教大興之後,教會不允許醫師碰血。不過,外科醫師處理的情況,往往十分駭人,大概也是一個因素,使許多人卻步。外科病人的主訴是外傷與腫瘤,血、膿與惡臭,加上病人因為忍受不了割治的痛苦,大呼小叫地掙扎,都是醫師必須忍受的折磨。因此,當個外科醫師,先決條件是神經粗、動作快、力氣大,過去沒有過女性外科醫師,主因在此。難怪醫學史上,沒有一個重大突破像「全身麻醉術」一樣,在世界上散佈得那麼快,產生立即的影響。


話說1846年10月16日上午,波士頓牙醫莫頓在麻州綜合醫院以一位病人表演他發明的麻醉術。病人左下顎有個血管瘤,9月25日就住進醫院了,主刀的是資深外科醫師華倫,也是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即將退休。


一年半前,在同一個地點,莫頓介紹過一位牙醫(他過去的合夥人)以華倫的哈佛學生表演「笑氣」的麻醉效果。結果成了笑柄。這一次,莫頓改用乙醚,並以自己的病人做過實驗,才敢來找華倫。


莫頓只花了幾分鐘,就讓病人昏睡過去。華倫在病人頸子上劃開了一個九公分的刀口,以25分鐘完成手術。接著,他說了一句話,是結論,也是評論:


各位,這可不是蓋的。(Gentlemen, this is no humbug.)


三天後,波士頓一家報紙刊出了這個消息。正式的乙醚麻醉手術報告,由麻州綜合醫院的外科醫師執筆,11月中刊登在新英格蘭最富盛名的醫學期刊上。12月1日,由波士頓啟航的一艘蒸汽輪,一路上將這個消息傳遞到加拿大、英格蘭、蘇格蘭。12月19日,倫敦大學外科教授李斯頓公開實驗,用乙醚麻醉病人,進行截肢手術。後來發明無菌手術的李斯特也在場。


不久,正在廣州的美國傳教士醫師伯駕也得到了消息。1847年7月,他以中國匠人製造的器具施用乙醚,順利切除病人右臂上的皮脂囊瘤。10月初,他從波士頓訂購的儀器運到了,立即運用在一位農民身上。


這位農民49歲,身材結實,右腋窩有一個皮脂囊瘤,與他的頭一樣大。他吸入乙醚後43秒,肌肉就放鬆,陷入昏迷。伯駕的中國學生只花了4分鐘就將瘤切除,紮好血管。由於腋窩是神經密集的敏感地帶,這個手術確立了乙醚的麻醉功效。


現代外科醫學由好幾個條件構成,包括人體解剖學、麻醉術、(事前的)無菌手術技術、(事後的)抗感染藥物。19世紀結束時,前三個條件已經具備。但是無菌手術與微生物病原論,起初都受到很大的阻力,只有麻醉術一問世就勢不可擋,為什麼?病人的痛苦呻吟是外科醫師首當其衝的問題,當然是主因,何況,要是不能控制住病人,根本無法實施手術。


不過,這個解釋並不令人滿意,因為第一位發現「笑氣」(氧化亞氮)有麻醉效果的人,就是達維。1800年,他出版專書討論氧化亞氮,厚達580頁。他在結論中預言,這種氣體的麻醉效果可以運用在外科手術上。可是這本書只引起大眾拿笑氣娛樂的興趣。至少有兩位美國醫師,看了笑氣表演後立即想到利用它進行手術。


為什麼是美國人呢?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4年第24期2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年度專輯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