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科學人觀點

當自由的心靈遇到高溫超導

2005-09-01 吳茂昆
從花蓮玉里越過了太平洋,飛往美國休士頓,吳茂昆從一個原本要到工專教書的老師,變成了高溫超導的發現者,他說,這得歸功於一個適性、均衡的成長環境,讓他養成了適時掌握機會的能力。
今年6月23日出刊的《自然》有篇關於玻色–愛因斯坦凝聚現象(Bose-Einstein Condensation, BEC)最近發展的專題報導。由凱特利(Wolfgang Ketterle)領軍的團隊,在強作用下的費米子系統所形成的玻色–愛因斯坦凝聚,觀察到表徵超流體的渦流。此結果帶給我們更深入了解高溫超導現象的一個新的方向。玻色–愛因斯坦凝聚現象是愛因斯坦在1924年與印度物理學家玻色共同發表的量子統計理論中的主要預測結果。此預測,終於在約四分之三個世紀後,為實驗學家所證實,也促成康乃爾(Eric Cornell)、威曼(Carl Wieman)及凱特利共同獲得2001年諾貝爾物理獎。超導物理,是我個人研究的專長。在我求學、成長的過程中,有幾個關鍵性的影響,促成我選擇物理,並決定以超導物理研究為一生的志業。也因為能有機會深入超導物理領域,讓我得以在適當的時機,完成一件為科學界所肯定的工作。來自台灣東岸的純樸小鎮 我出生於東部花蓮縣玉里鎮,在家裡11個小孩中排行老么,從小即受到父母兄姊許多的照顧。小學時就讀玉里國小,小鎮的人口不多,沒什麼競爭壓力,不需要太用功,書就可以讀得不錯,所以成...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關鍵字:編輯推薦物理科學人觀點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