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勝數

台大外文系與GMAT

2011-04-01 張海潮
- 在現代社會條件下,社會組的學生應該要學哪些數學?


台大外文系在前年底宣佈大學指定科目考試不採計「數乙」之後,社會上的聲音呈現兩極。主張「數學無用論」者大聲叫好,覺得外文系此舉順天應人,拯救莘莘學子於水深火熱之中;另一群人則憂心忡忡警告:「文學家應該有充份的邏輯訓練。」而這種訓練來自數學。然而去年11月,該系招生委員會又一面倒決定恢復採計,與系主任梁欣榮看法相左,梁主任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個人對此表示遺憾。」因為不採計數乙只有一年,該措施對選才的影響,至少要四年才看得出來。在這段期間,不論正反兩面的意見都來自社會科學背景的人士,數學界始終保持沉默。


現在高中生修的數學,內容包含多項式、三角、指對數、坐標幾何、圓錐曲線、排列組合和機率統計等。每年7月的指考,數學科分為數甲與數乙,最大的差異是數甲要考微積分,而社會組學生在高三不學微積分。


回到正題,數乙與邏輯何干?邏輯的基礎訓練早在小學畢業、至遲國中階段即已完成,哪裡還要等到高中靠三角、指對數的學習才能建立?曹雪芹當年不過小學的算術程度,身為文學家,能說他的邏輯訓練不夠嗎?癥結是,在現代社會條件下,社會組學生究竟要學哪些數學?社會組的科系包括文學、藝術、法學、教育、政治、經濟、財經、管理等,學生人數約是自然組的1.5倍,如此眾多的學生在進入大學後,都在最短時間內把高中所學的數學忘得一乾二淨。我們不禁要問教育家,這樣的投資到底值不值得?


 筆者最近兩年有機會了解美國的GMAT,該項考試的成績是許多商學院或管理學院招收研究生的參考。考試中有一個專考數學的測驗稱為Quantitative,75分鐘測37題,內容包括三個部份:基本數論,例如1.2.3……30(1到30的乘積)後面有幾個零?約相當我們的國中程度;排列組合機率統計,內容比現行高中所學稍簡單一些;以及判斷題。 判斷題最難,舉例如下:


若要了解某公司男女員工的比例,從下面哪些資訊可以得到答案?
(1)男性員工平均時薪比女性多50元
(2)全體員工平均時薪比女性多10元
可能的選項是:
A.條件(1)可以得到答案
B.條件(2)可以得到答案
C.條件(1)加(2)可以得到答案
D.以上皆非
判斷題也有人稱為邏輯題,但是我認為此處邏輯二字的用法比較廣義,包括了推論和提出策略,並非只看推論是否正確。當然,基本數論與排列組合等考題也並非只有計算而無判斷,只是判斷題特別注重分析推理,幾無公式可循。


若將Quantitative的考題交給我們社會組學生,大概不會考得很好。因為這個考試主要是測驗學生處理問題的能力,而非學過哪些數學。社會組所學的數學如三角、坐標幾何,GMAT根本不考,指數律還常看到,對數則從未出現。這也許是台北車站附近的補習街生意始終興隆的原因之一。


在過去建構式數學風行的時日,一些教育學者提出的口號是要學「帶得走的能力」,這句話的一部份意思是「內容並不等於能力」。就GMAT的考試來說,高中學的許多內容都不會考,考能力的味道相當明顯。不過數學能力的培養有時也離不開內容,以「1到30的連乘積後面帶了幾個零?」這題來說,學建構式數學的小朋友要按計算機才能回答,在毫無數感的情形下要培養出判斷力和分析力,不是那麼容易。


前年台大外文系宣佈不採計數乙之後,該系一位教授私底下告訴我:「絕對撐不久!」因為「這個決定太過倉促,很多環節都沒想清楚。」現在,我想建議外文系,何不採計GMAT的成績?


# 關鍵字:名家專欄不可勝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