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上集

不信、輕信、或無所謂

2007-07-01 高涌泉
- 既然我們並不堅信,當然就不會有熱情,也就不會發生科學革命之類的事了。


跟台灣一樣,美國總統選舉季節也開始了。各個志在領導當世羅馬帝國的精英都在摩拳擦掌,準備迎接嚴酷的選戰。5月初,有意爭取美國共和黨總統提名的10位好漢首次聚在華盛頓市,接受記者提問,辯論伊拉克戰爭、恐怖主義、核子武器以及誰最能對付希拉蕊等議題。在尖銳的攻防之間,冷不防出現了「有誰不相信演化論?」這樣一個問題,有三位先生舉了手,一位是現任參議員、一位是前州長,另一位是現任眾議員;此外有一位參議員特地強調他雖然相信演化論,但也相信有個上帝。


對於生物學家來說,不相信達爾文演化論幾乎是和不相信原子論一樣荒謬。難道這些美國政壇精英的科學素養真如表面上那麼差勁嗎?或許是為了昭示他其實不是那麼無知,舉手表示不相信演化論的堪薩斯州參議員布朗貝克(Sam Brownback)在5月31日《紐約時報》民意論壇版發表了一篇短文,進一步澄清他對於演化論的立場。


布朗貝克在文章一開始就說他不相信理性和信仰可以分開看待,他認為「兩者沒有任何衝突」,而且應該是「攜手並進」。他也不反對「在單一物種之內,小的變化可以發生」,但是他強調「沒有單一的演化論,例如『疾變平衡』(punctuated equilibrium)的支持者就持續與相信古典達爾文學說的人爭論不休」,意味著演化論仍非定論。不少生物學家讀了之後馬上跳出來抗議,他們說布朗貝克對於演化論的說法聽似客觀,其實完全錯誤:「疾變平衡」的說法並沒有牴觸達爾文學說,儘管某些演化細節還沒完全弄清楚,但演化論的主要論點全然沒有可懷疑之處。


不過布朗貝克最令人皺眉頭的地方在於他底下這段話:「儘管人們應該不遺餘力去探討人類起源的本質,但是我們可以很有把握的說,我們起碼已經確知部份的結果:人類的出現不是巧合,而是呈現被創造出來的宇宙中特殊的一面。演化論之中如果有些部份和這件真理相容,那麼我們就接納它為人類知識的一部份;但是演化論中那些會傷害這件真理的部份,我們便必須堅定地排除它,因為它只是偽裝成科學的無神論而已。」這段話講得很清楚,一旦布朗貝克自己的信仰和科學有所衝突,他會毫不猶豫地拋棄科學所揭櫫的真相。


對於多數沒有鮮明宗教信仰的台灣人來說,布朗貝克以及和他有相同信仰的選民真是迷信到頭腦壞掉了:已經寫入教科書的學說怎麼還會有人(而且是位高權重的人)不相信?實在不識時務!我相信如果有人做調查,台灣人相信演化論的比例,平均而言,必遠高於「受困」於宗教信仰的美國人。


然而台灣人不是也迷信得很厲害嗎?關於這一點,文豪魯迅早在1934年就寫過一篇〈運命〉(見《且介亭雜文》),一針見血地提出了答案。魯迅說:「中國人自然有迷信,也有『信』,但好像很少『堅信』。我們先前最尊皇帝,但一面想玩弄他,也尊后妃,但一面又有些想吊她的膀子;畏神明,而又燒紙錢作賄賂,佩服豪傑,卻不肯為他作犧牲。崇孔的名儒,一面拜佛,信甲的戰士,明天信丁。宗教戰爭向來是沒有的,從北魏到唐末的佛道二教的此仆彼起,就只靠幾個人在皇帝耳朵邊的甜言蜜語。風水、符咒、拜禱……偌大的『運命』,只要化一批錢或磕幾個頭,就改換得和注定的一筆大不相同了──就是並不注定。」



# 關鍵字:名家專欄物理形上集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