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催眠-科學人雜誌
編輯推薦

透視催眠

2004-06-01 納許 ( Michael R. Nash )
催眠雖然常被詆毀為造假或只是一種願望投射,但如今已經證實催眠確有其事,並有許多治療效果,尤其是控制疼痛。


過去,有研究者已經發現:受催眠者對暗示會主動回應,即使有時候他們覺得自己思想與行為上的戲劇性變化是「不受控制」地發生的。在催眠時,腦似乎暫時停止判斷進入的感覺訊息是否真實。雖然原因還不清楚,但是有些人比較容易被催眠。不過,研究者已發現,催眠術在醫療上能夠控制慢性疼痛、對抗焦慮,而當催眠與傳統的手術室程序適當地結合時,甚至可以幫助病人在門診手術後痊癒得更快。


過去,有研究者已經發現:受催眠者對暗示會主動回應,直到50多年前,科學家才有了適當的工具及研究方法,可以區別催眠的真相和誇大的言論。現在認知科學的領域裡,已經開始研究催眠現象,相關論文也發表在篩選最嚴格的科學與醫學期刊上。當然,場面誇張的娛樂性舞台催眠秀仍然沒有消失。但目前的最新發現是,使用得當時,催眠的力量可以改變認知過程,包括記憶與疼痛的感知。


評量真正的催眠


要適當地研究一個問題,研究者首先必須找到測量的方法。在催眠中,所使用的標竿是「史丹佛催眠感受性量表」,通稱為史丹佛量表。這份量表是在1950年代由史丹佛大學的心理學家懷茲侯佛(Andre M. Weitznhoffer)與希加德(Ernest R. Hilgard)所設計,目前還在使用,以決定受試者對催眠的反應程度。舉例來說,史丹佛量表的其中一個版本,是由一系列的12項活動組成,例如讓受試者伸展胳臂,或是嗅瓶子裡的東西,以測試催眠狀態的深度。在第一種狀況中,受催眠者聽到自己拿著一個很重的球,如果手臂因為這個想像的重量而下沉,就算是「接受」這項暗示。在第二種狀況,受催眠者被告知失去了嗅覺,然後有一小瓶氨水在鼻子前晃動。如果他們毫無動作,就被認為對催眠有反應;如果表情改變且後退,則表示沒有。


催眠是什麼?


由於研究者都以史丹佛量表為研究基礎,持不同理論觀點的研究者對於催眠的幾項基本原理,已建立了共識。首先,是一個人對催眠反應的能力,在整個成年期非常穩定。有一項研究讓人不得不同意這點:隔了10、15與25年後再以史丹佛量表測試當年希加德的受試者,結果分數都大致相同。許多研究已經顯示,一個人在史丹佛量表上的分數幾乎就像智商一樣,是經久不變的。另外,證據指出,對催眠的反應程度可能與遺傳有關:比起同性的異卵雙胞胎,同卵雙胞胎的史丹佛量表分數比較接近。


一個人對催眠的反應程度,在面對不同的催眠師時都相當一致。催眠師的性別、年齡與經驗,對於受試者被催眠的能力幾乎沒有差別。與此類似的是,催眠成功與否,也與受催眠者是否有強烈的動機或意願無關。一個很有反應的受試者,在各種不同的實驗條件與治療狀況下,都可以被催眠。而較不易被催眠的人則否,不管他們是否努力嘗試,都不容易被催眠。不過,負面的態度與預期卻可以干擾催眠。


有些研究已經顯示,催眠與人格特質無關,例如輕信、歇斯底里、精神病理狀況、信任、攻擊性、順服性、想像力以及社會服從性格等。而引人注意的是,催眠卻和個人是否容易投入某些活動有關,例如閱讀、聽音樂與做白日夢。


在催眠狀態下,受催眠者的行為並不像被動的機械人,卻是主動的問題解決者。受催眠者在反應中會加入個人的道德與文化思想,敏銳地回應實驗者傳達出的期待。不過,受催眠者並不需要努力去達成催眠者暗示的行為,反而常覺得毫不費力,彷彿它自然就發生了。有過被催眠經驗的人通常會說:「手變得非常重,就自己沉下去。」或是說:「突然間,我發現自己感覺不到疼痛了。」


現在有很多研究者相信,這類型的連結中斷正是催眠的核心。在對暗示做出反應時,受試者無意識地移動,偵測不到本來應該十分疼痛的刺激,或是暫時忘記熟悉的事物。當然,這些事情也常發生於催眠之外,例如在日常生活中偶爾會發生,或較為戲劇性地出現在某些精神或神經性失調中。


利用催眠,科學家已經在實驗室中製造出暫時的幻覺、強迫作用、某些形式的記憶缺失、錯誤記憶、還有妄想,所以這些現象可以在控制的環境中加以研究。


催眠與記憶


催眠所帶來的最大爭議,恐怕要屬「尋回失落記憶」。認知科學家已經知道,人們十分擅於辨別一個事件究竟是真正發生過,或只是存在於想像之中。但在某些狀況下,事情就沒這麼簡單了。我們會相信、或被引導而相信某個實際上並不曾發生的事件。人類用來區分真實與想像的關鍵線索之一,是記憶時「努力」的程度。顯然,在為記憶編碼時,有個標籤提示我們努力的程度:如果該事件標示為需花費許多腦筋,我們會傾向將它視為想像的。如果該事件相對地被標示為是輕而易舉的,則會傾向認為那是真正發生的事件。既然催眠的特色是無需努力的感覺,可想而知,被催眠的人會容易把想像中的事件錯當成很久以前發生的真實事件。因此,一些想像中的產物,會被渲染成我們生命中的一段故事。


有許多研究澄清了這個效應。舉例而言,容易被催眠的人可以一再被引導而說出他們出生最初幾個月的故事。內容生動而且詳細得驚人,但是這些故事實際上並沒有發生,而且成年人根本就無法記得嬰兒期早期的事情。相同的,當他們被要求回到兒童時期,可被高度催眠的人行為舉止近似兒童、通常十分情緒化,而且在催眠後會說他們真的回到童年。但是研究證實,這些反應並非真實的童年。無論是言語、行為、情緒、感知、字彙能力與思考模式,這些表現不過是成年人所表演的兒童。簡單地說,催眠並不能讓人超越人類記憶的根本性質與先天限制。它並不能讓人挖掘出幾十年前的記憶、重新追索或取消人的成長。


# 關鍵字:編輯推薦醫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