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尾鳳蝶 翩然再起-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生物手記

寬尾鳳蝶 翩然再起

2010-12-01 詹家龍


寬尾鳳蝶的身世,一如牠隱居的台灣中海拔山區霧林帶,長久以來都籠罩著揮之不散的濃霧。


故事的開端是在1932年7月,當時任職於宜蘭農林學校的日籍教師鈴木利一,在台北州羅東郡烏帽子溪邊(宜蘭縣大同鄉獨立山附近)海拔470公尺處首度發現寬尾鳳蝶。隔年,台北帝國大學教授素木得一前往該地苦候多日,終於在5月19日上午9時46分採獲第二隻寬尾鳳蝶,由於這次採集旅費高達800餘日圓,寬尾鳳蝶因此被戲稱為「八百圓蝶」。


寬尾鳳蝶種小名「maraho」源自泰雅族語,為「頭目」之意,可見其在愛蝶人士心目中地位的崇高。事實也是如此:寬尾鳳蝶在1934年由素木得一及楚南仁博共同發表後,立刻震撼學界,1935年素木得一更進一步將寬尾鳳蝶提報至日本天然紀念物名單中。


寬尾鳳蝶之所以引起學界及愛蝶人士高度關注,原因在於世界上近600種鳳蝶中,寬尾鳳蝶有著獨一無二、由兩條翅脈貫穿的寬大尾突;再加上數量稀少、行蹤不易掌握,因此被日本愛蝶人士譽為「夢幻之蝶」。


過去的相關研究或書籍指出,寬尾鳳蝶是唯一會以台灣檫樹為寄主的鳳蝶,但筆者大學時代在一次野外調查中,卻曾觀察到青帶鳳蝶母蝶疑似在台灣檫樹上產卵。事後與一些蝴蝶同好閒聊提及此事,卻遭到反駁,筆者只好從善如流做出以下結論:應該是騎車吹風後導致眼睛紅紅的,看走眼了吧!?


直到筆者自研究所畢業多年後,開始執行一項由雪霸國家公園委託的寬尾鳳蝶保育計畫,才再度和寬尾鳳蝶有了新的連結。然而在保育計畫開始一段期間後,我就因為一個看似完全不合理的現象而陷入瓶頸:檫樹上寬尾鳳蝶一齡幼蟲的死亡率竟然是100%!直到有一次前往宜蘭明池山區調查,一隻青帶鳳蝶母蝶又像筆者大學時代那樣,翩然飛到眼前檫樹的嫩葉上產下了卵,事情才出現轉機。


經過仔細比對這些所謂的寬尾鳳蝶一齡幼蟲的剛毛列及卵的形態後,筆者才驚覺過去有關寬尾鳳蝶的相關研究及書籍,幾乎都將青帶鳳蝶卵及其一齡幼蟲誤判為寬尾鳳蝶。


由於擺在眼前的這些鐵證,似乎也就不必再費心敘述那些被筆者誤會帶回的幼蟲,因改以樟樹飼育而成功化蛹、羽化成青帶鳳蝶的精采生命史。反倒是好奇那些青帶鳳蝶母蝶,為何會將卵一錯再錯產在非寄主植物上?目前我們只能推測,可能是檫樹氣味中含有和樟樹相同的分子成份,使青帶鳳蝶陰錯陽差找錯了寄主植物。這樣的行為如以人類的角度看來,倒像是一種「犧牲小我,捨己為人」的美麗錯誤,讓寬尾鳳蝶幼蟲得以逃過職業捕蝶人的獵捕行動!


那麼寬尾鳳蝶的卵及一齡幼蟲究竟長什麼樣子?這問題在不久之後便獲得解答。我們先是在一片檫樹成熟葉的正中央處,發現一隻有著典型鳳蝶屬「鳥糞狀幼蟲」外觀的寬尾鳳蝶一齡幼蟲;葉子上一個疑似卵痕的印子則讓我們推想:寬尾鳳蝶應是將卵產在成熟葉上!


就在當天天色將暗之際,我們奮力來到一棵生長在陡坡上的檫樹下方,才剛把第一根小枝條拉下來,我們就忍不住大叫:找到了!一顆在灰暗天色中微微散發出暗沉黃綠琥珀般光澤的卵,就躺在眼前那片比人臉還大的檫樹成熟葉正中央處。原來寬尾鳳蝶不像青帶鳳蝶那樣將卵在嫩葉上,反而一副怕人家找不到似的,直接將卵大剌剌產在最顯眼的地方!


獨一無二的美及難得一見的珍貴,導致寬尾鳳蝶長久以來一直面臨職業捕蝶人大量捕捉的命運。這使得行政院農委會在1995年將其公告為保育類野生動物第一類「瀕臨絕種野生動物」;IUCN紅皮書則在1996年將本種列為保育類動物;2001年農委會更進一步將苗栗縣泰安鄉觀霧地區公告為寬尾鳳蝶重要棲息地,成為台灣第一個以昆蟲為保護對象的自然保護區。


人類帶來的壓力導致寬尾鳳蝶族群面臨空前的危機,但大自然造成的壓力卻可能為牠們帶來了轉機。檫樹是分佈於台灣、中國大陸及美國三地的第三紀冰河期孑遺植物,屬於生長在崩塌、火燒後裸露地的先驅樹種。也就是說,成熟的森林會導致檫樹被取代而逐漸式微;但一項相關試驗卻又顯示,如果適時將地表植被移除,反而會促使檫樹小苗大量出現。1999年9月21日1時47分,台灣發生了一場讓山河為之變色的大地震,造成了無數崩塌地,對人類來講那是一場浩劫,但對寬尾鳳蝶來說,是不是一次新生的開端?


寬尾鳳蝶小檔案


■有國蝶之稱的寬尾鳳蝶(Agehana maraho)是台灣特有種,名列保育類野生動物第一類「瀕臨絕種野生動物」。


■分佈於海拔1000~2000公尺山區,4~9月在桃園巴陵、新竹觀霧、宜蘭明池、台中武陵等地可見成蝶,不過數量相當稀少。


■以樟科的台灣檫樹為唯一寄主;翼子赤楊葉、蔥木、杜鵑、繡球花等為蜜源。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