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保育

夢醒時分:拯救稀有植物別無他法?

2003/09/01 李家維
物種保育可能沒有捷徑,目前保護棲地環境仍然是最好的策略。

重點提要

為了保育瀕臨絕種的植物,科學家發展各種方法保存種子,然而無情的歲月卻持續削弱種子的生命力,種子庫計畫再加上好的安眠法,不一定救得了瀕臨滅絕的植物。物種保育可能沒有捷徑,目前保護棲地環境仍然是最好的策略。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正在組織一項「拯救台灣瀕臨滅絕植物」的計畫,我們認為需要成立行動小組來積極進行,否則很多特殊物種就要消失了。植物學家陳志雄給了我一份厚葉龍膽的資料,這是身高10公分的一年生小草花,全世界只出現在台灣的花蓮山區,而且僅有三小叢,去年已不到300株了,其中的一叢還就在遊客的腳步邊,隨時會被踩扁。當務之急是去採些種子冷藏起來,等待未來綠手指的出現,希望能妥適的播種繁殖。


「有種子,就有希望」,種過玉米或白菜的人對此更是篤信不疑,因為幾乎播下的每顆種子都會發芽成長。但對植物學家來說,這些都是特例,大多數植物的種子既是保存不易,發芽更難。陳志雄就很憂心,該怎麼照顧厚葉龍膽的種子?


如果能讓種子徹底休眠,植物的生命或許就可以不朽。低溫和乾燥是一般種子蒐藏庫的基本處理方式,但是再怎麼講究,多數植物種子的壽命終究有限。每隔個幾年,當測試發芽率偏低的時候,就得汰換,重新冷藏一批新種子。這種情形若是也發生在厚葉龍膽身上,那麼此物種的永續保育就更難了。


這讓我想到了中國古蓮,它是長壽種子的冠軍,有1288歲的明確紀錄。上個月我專程到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拜訪古蓮專家沈育培,想了解它的長壽之謎是否有了新的研究進展。中國古蓮的老種子埋在遼寧大連北邊的西泡子村,它們是東北肥沃黑土下有古老湖泊的活見證。80年前日本植物學家大賀一郎在此採集大量的古蓮子,研究它的構造和萌芽。後來他成功復甦了失落的古蓮品系,它當然成為蒐藏珍品,鮮豔的花朵綻放在世界幾個著名的植物園裡。大賀一郎當時不能對古蓮定年,無以得知它確切的年紀。沈育培的成名作是她磨開堅硬蓮子的一角,將銼下的皮渣做碳14定年分析,知道它們按著唐宋元明清的順序躺在黑土下。神奇的是,把銼了皮又定好年的種子丟進水裡,立即吸水膨脹,三天後就開始萌芽!沉睡了上千年,竟然醒得這麼快,古蓮種子初期的活力表現明顯比現生的蓮子活躍。


沈育培的古蓮研究給了大家無限憧憬,若是了解古蓮種子的安眠秘方,不僅植物的種源保存有了依循,我也想睡上百年,再體驗未來的世界,相信屆時人類的宇宙探險是更可行了。


但是事實並不這麼美好,那些沉睡了400年以上再甦醒的古蓮苗,都活得有氣無力,它們的葉子挺不出水面,更開不成花。趴在水面的荷葉秋天時枯了,來年春天再萌新葉依舊不振,三年過去了,仍然如此。顯然是傷在骨子裡,它的基因受損了。土壤裡都有γ射線的背景輻射,過去並不明瞭低劑量的長期暴露,會造成什麼樣的生物效應。沈育培注意到其他植物受強γ射線短期照射後也會有類似的缺陷現象,她的最新研究心得是,中國古蓮見證了地球上最長久的輻射生物學實驗,數百年的背景放射線會損及基因,弱化了它的體質。


顯然世間沒有真正安穩的睡眠,這個種子庫計畫再加上好的安眠法,並不一定救得了瀕臨滅絕的植物。物種保育可能沒有捷徑,目前保護棲地環境仍然是最好的策略。想留住漂亮的龍膽小花,就要少開闢山路,遊客們也得留心腳步。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3年第19期9月號】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