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畫錯的犀牛到丈量世界之後-科學人雜誌
科學創藝術

從畫錯的犀牛到丈量世界之後

2015-03-01 沈伯丞
探索與創造,乃是人類所有追求的偉大核心,或至少所有的追求或多或少都與它們直接相關。 ──威廉.洪堡
(繽紛生動:梅里安在1705年《蘇利南的昆蟲變態》中的作品。)歷史上,以動物繪畫主題成名的藝術家,儘管未必多如繁星,但也為數不少。然而只有杜勒(Albrecht Durer)能夠在畫錯動物的情況下依舊贏得掌聲。16世紀的歐洲處在新世界與新航路的發現及探索過程中,水手帶回來的除了香料、黃金、白銀之外,最能觸動歐洲人想像力與藝術激情的,當屬各種遠方動物的骨骼、皮膚、犄角乃至於驚鴻一瞥的形象傳說,其中最著名的美麗錯誤就是杜勒畫錯的犀牛。杜勒的犀牛正是當時典型以傳說與想像,加上斷簡殘篇的記錄拼湊出的傑作。這幅1515年創作的木刻犀牛版畫,源於一幅不知名畫家所畫的印度犀牛素描及其上的文字描述,杜勒本人從沒見過那隻犀牛的實體。儘管杜勒畫中的犀牛構造並不正確,但憑著大師名號,這幅版畫依舊風靡了整個歐洲,並在接下來的三個世紀被大量複製,曾有人說:「再沒有動物圖畫像『杜勒的犀牛』般對於藝術影響深厚。」(精雕細琢:杜勒在1515年創作的木刻犀牛版畫。)杜勒畫錯的犀牛,除了對藝術史影響深厚之外,還象徵了16世紀西方因為探索新世界帶回的全新視野及經驗。這個夾雜著幾許吹噓的傳說以及真實卻又破碎的新視野與想像,讓...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關鍵字:名家專欄科學創藝術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