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科學人新聞

你容易得憂鬱症嗎?

2003/07/23 王心瑩
擁有不同的基因型態,決定你的抗壓性有多高。

重點提要

你可能會得憂鬱症嗎?你的抗壓性如何?現在科學家說,或許光看你的基因型態,就能夠給你答案。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目前全世界大約有1億2100萬人罹患憂鬱症,已是名列全球第四位的重大疾病。在日益擁擠的城市生活中,環顧自身四周,有越來越多的人陷入情緒深淵,報端也常有人因抑鬱自殺的消息。不過顯然有些人比較容易得到憂鬱症,有的人卻不會,而最近的研究發現,一種基因應與是否容易罹患憂鬱症有關,等於找到「抗壓性」的基因作用機制。


生活中的壓力事件常常接踵而來,像是失業、離婚、親人離世等事件若連串發生,最容易使人跌入抑鬱之境。來自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以及紐西蘭奧塔哥大學的研究團隊,結合了心理學家與遺傳學家之力,於7月18日出版的《科學》發表文章指出,假設兩個人所經歷的生活壓力一樣多,某人身上若帶有抗壓性最低的基因型態,則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比抗壓性高的人大了2.5倍。


領導這項研究的心理學家莫菲特(Terrie Moffitt)指出,血清張力素轉運子基因(serotonin transporter gene, 5-HTT)決定了一個人是否容易受到壓力影響而變得抑鬱。血清張力素是腦中一種重要的神經傳遞物,負責在神經細胞之間傳遞訊息,目前已知有抑鬱、攻擊行為及衝動傾向的人,其腦中血清張力素的含量確實較低。而血清張力素轉運子是一種蛋白質,嵌在細胞膜中,位於釋出血清張力素的神經細胞上,負責將釋放到細胞間突觸之中的血清張力素回收到細胞內,結束神經衝動訊號。研究人員發現,5-HTT基因上代表「此基因開始」訊息的啟動子(promoter)區域,有兩種不同的表現型,一種較短,一種較長;由於每個人身上有兩套5-HTT基因,分別來自父親與母親,因此可能帶有兩個短的、一短一長或兩個長的對偶基因。其中,較短的基因與「容易被生活中的連串壓力擊垮」相關,而較長的基因則可提供較強的抗壓性。


莫非特等人所研究的對象,取樣自紐西蘭的「達尼丁跨學科健康與發育研究」計畫,這項計畫由歐塔哥大學執行,追蹤1972年4月到1973年3月之間出生的1000個人,他們來自各種不同社會階層、經濟能力與健康條件的家庭,由科學家在他們生命中的各個階段進行10餘次訪談與評估,進行包括心理學、社會學、行為醫學與生物醫學等各方面的廣泛研究。去年莫菲特等人也以同一群人為研究對象,在《科學》發表了受虐兒長大後表現出反社會行為的基因作用模式,而這次則分析研究對象在21歲和26歲時接受評估的結果,提出基因與抗抑鬱能力的關聯性。


他們以計畫中的847人為樣本,其中有17%的人(147人)帶有兩個短的5-HTT基因,31%的人(265人)有兩個長基因,其餘51%(435人)的對偶基因則為一長一短。經過統計發現,遭遇到連串的壓力事件後,帶有兩個短基因的人,有41%變得抑鬱,而帶有兩個長基因的人只有17%變得抑鬱;基因一長一短的人則有33%出現抑鬱現象。看來,基因型態與環境壓力的交互作用,方能引發憂鬱症,並非單單是基因或環境因素導致。附帶一提,如果研究對象在10歲之前曾經遭受虐待,又帶有兩個短基因,幾可預測成年後會變得抑鬱。


莫非特說明這項結果時指出:「我們並非找到導致疾病的基因。在人們面對不可避免的生命逆境時,會產生負面的心理狀態,而我們相信,這個基因當能影響人們抵擋逆境的能力。」


這次研究還有一項重要的突破,即研究人員將「研究對象遭遇壓力事件的次數」列為重要因素。多年來一直有科學家想研究基因與憂鬱症之間的關聯,但苦於無法將壓力事件次數統計在內,因此實驗結果往往不能重複檢驗。達尼丁計畫可回溯研究對象自出生以來的重要生命事件,於研究條件的設定上具有珍貴的優勢。不過莫非特衷心期盼,其他人能夠盡快檢驗他們的研究方法與結果,一旦有更明確的結論,對於發展診斷及治療方法都會有相當助益。


【延伸閱讀】

「達尼丁跨學科健康與發育研究」計畫

※重度憂鬱的人,自殺比例相當高,請參考《科學人》2003年3月號〈自殺——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 關鍵字:科學人新聞醫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