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反重力思考

別說不可能

2014-06-01 米爾斯基(Steve Mirsky)
比扯鈴還扯的巧合其實每天都在發生。
一位名叫威爾科克斯的美國女子在1980年同時買了羅得島州與麻州的彩券,兩州的中獎號碼都被她猜中了,不幸的是,她把麻州的中獎號碼買在羅得島州的彩券上,而羅得島州的中獎號碼則買在麻州的彩券上。就連傑克遜寫的小說《樂透》也沒這麼驚悚。威爾科克斯的不幸遭遇,讓我想起伍迪艾倫的短篇,諷刺那些追求隨機數字意義的命理學家有多麼荒謬。他在文末寫道:「正是這種邏輯,讓偉大的猶太神秘主義者班列維拉比在雅加特賽馬場上連續52天贏了翻倍,最後卻落到靠救濟維生。」數學家兼統計學家漢德(David J. Hand)在新書《不大可能原理:為何巧合、奇蹟和鮮事天天都在發生?》中提到上述關於樂透的悲慘故事。話說回來,一本提到「在撲克牌局中拿到同花順的機率大約只有1/650000」的書,作者恰好名叫「漢德」的機率有多高?(譯註:Hand在撲克牌中指一手牌。)這則發生在新英格蘭的慘劇與其他古怪的樂透故事,出現在書中「巨數法則」這章,漢德引述1832年英國作家布爾沃–利頓的名言做開頭:「命運嘲笑機率。」布爾沃–利頓曾以「在一個風雨交加的黑夜」這句話做為小說開頭,促成以他為名的「史上最遜小說句子」的競賽。幸好《不大可能原理》屬...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