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透視觀音木雕-科學人雜誌
總編輯的話

科學透視觀音木雕

2013/08/28 李家維

端午連假,趁醫院冷清,我捧著這水月觀音木雕,罩上床單送進了X光檢驗室。這尊俊美的宋式觀音有豐腴雙頰、挺秀鼻樑、眼神柔肅、厚實男身,又有纖麗葇荑,是我的至愛蒐藏。時時細看,得知祂並非單體原木雕鑿,而是約20塊零料拼湊,再藉大小木釘接合。歲月風霜,必然歷經多次修補換料,欲知其詳,當然得透視查驗,也因此安排了斷層掃描。



立體重建圖一現,我急電家母,請她不必再哀怨膝蓋和腰椎都打上了鋼料,連老觀音也是如此,人家的手腳卡進了六根大鐵釘,長的還超過了30公分!文獻中不見中國的鐵釘史,難以判斷是哪個時代的補強,但看釘頭平整,有可能是近代機械成品。我也愛動手做木工,知道直釘深入30公分並非易事,應該是木已鬆朽使然。



內斂、古樸是對祂現今模樣的禮讚,但我也懷想祂當年的華麗金身。用細毛筆刷掃除多年的積灰後,露出的是嚴重龜裂的劣質表漆和灰泥,顯然是後代的粗糙塗敷。我以沾了酒精的棉花棒清理後,竟然出現了多層豔彩,翠藍、粉綠、赭紅和橘黃,很可能歷代都在換粧。用側光照祂已全然落漆的黑褐面龐,放大鏡下,還可見木纖維間的片片金箔反光。



最後的難題是斷代了,骨董界的傳統招數有限,不外主觀的風格、技法和神韻。我原以為碳14定年會是精確客觀,不料幫助有限。在未了解木菩薩多經歷代修補之前,我由祂左肩取下一丁點樣本,送交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用摩登的加速器質譜儀定年,等了三個月,才知那可能是150年前的替換木料。看來除非我斗膽由祂的臉上破相取樣,要確知祂有多老可能是難以定論了。



以上所述是我的課餘消遣,言歸正事,「藝術與科學」是這期《科學人》推出的新系列,由〈重現陳澄波油彩之美〉打頭陣,請讀者們享讀。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39期9月號】


# 關鍵字:總編輯的話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