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科學

危險的幹細胞遊戲

2013/03/01 富蘭克林(Deborah Franklin)
儘管療效證據不足,職業運動員仍熱中於幹細胞療法。
2005年,美國洛杉磯天使隊的投手柯隆(Bartolo Colon)獲頒職棒美國聯盟最高榮耀的賽揚獎(最佳投手獎)。然而好景不長,後來幾個球季他都因手臂、肩膀和背部一連串的肌腱與韌帶拉傷與扭傷而表現不佳。到了2009年甚至完全退出球賽。迫切想重返賽場的柯隆,在2010年飛回他的祖國哥倫比亞,進行了一項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尚未批准的實驗性手術。醫生取出柯隆的骨髓和脂肪,加以離心取出含有特定幹細胞的漿層,再將這些具有自我更新、可以衍生出多種組織的未成熟細胞,注射回柯隆受傷的肩膀和手肘。手術後幾個月,37歲的柯隆登上紐約洋基隊投手板,以每小時150公里的快速球重返顛峰。

柯隆手臂的復原是否是因為注射幹細胞,我們很難判定。不過 FDA 和國際幹細胞研究學會警告:目前並沒有嚴謹的研究可證明幹細胞能安全有效治療受傷的結締組織。雖然相關動物研究的結果充滿希望,但引出的問題卻比回答的更多。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細胞生物學家諾福勒(Paul Knoepfler)經常參與決定幹細胞相關政策,他說:「『幹細胞』一詞讓人感覺先進、振奮,但它們在運動醫學中的效用基本上都是噱頭。」

顯然對有些有年紀又受了傷的運動員來說,這些都不打緊,他們紛紛效法柯隆。2011年,左投尼特郭斯基(C. J. Nitkowski)接受了相同手術,他在自己部落格上表示:他不介意缺乏嚴謹的對照研究。當時尼特郭斯基38歲,他說:「我沒有時間等待需要5年或10年的研究,我現在就要試一下。」他還想過,就算治療不成功,健康危害也很低,因為使用的是他自己的細胞。

這賭注可能並不是那麼安全。許多研究顯示,柯隆、尼特郭斯基和其他人所嘗試的未經測試的幹細胞療法,風險比他們想像得高。FDA網站指出:將自己身體某部位取出的幹細胞注射到另個部位,它們有可能會「分裂繁殖形成腫瘤,或是從注射部位遷移到其他地方。」我們需要更多臨床研究來找出安全的步驟,以及欲獲得希望結果所需的知識。舉例來說,動物實驗顯示,再生組織的強度或可彎曲性都不及原生組織;或者過度增生的傷疤組織讓接受注射的肌腱或韌帶黏附到皮膚上。為了防止不同組織滑動移位,這些黏著物反而會造成比原本嚴重受損的組織更大的撕裂傷口。

諾福勒還擔心:柯隆、尼特郭斯基和其他運動明星的案例與說法,會鼓勵膝蓋磨損的慢跑者或棒球小球員的家長,也想採用這些尚未澈底檢驗的療法。諾福勒說:「當名人嘗試新療法,其他人也會仿效。」這種盲目的一頭熱或因為操之過急導致無法預見的悲劇,都會阻礙研究人員取得經費來發展真正安全可靠的治療方法。

修復的種子

美國每年大約有200萬人因肩膀旋轉肌拉傷而求診,另有10萬人因膝關節前十字韌帶斷裂而必須手術修補,他們深切需要更好的方法來修復受傷的肌腱和韌帶。肌腱和韌帶是堅韌的纖維束,主要由膠原蛋白構成,能將肌肉群固定在骨骼上,或連接重要關節間的硬骨和軟骨。不管你是用力擲球回本壘,或是將行李箱舉放到頭頂置物箱,所有日常動作的彎腰扭身,都靠它們提供力量、彈性和穩定度。一旦磨損或斷裂,即使以手術修補,都需要數月或更久的時間才能痊癒。

肌腱、韌帶和軟骨損傷復原緩慢的原因之一是,它們缺乏交錯的血管,因此不能像其他器官一樣可從血液快速獲得參與修補的細胞和促進細胞生長繁殖的生長因子。於是使用幹細胞療法的概念似乎再直接不過:讓受傷部位浸浴在具修復組織能力的細胞中,就能自行加速傷口復原。

不過生物學裡經常發生的事常常是這樣:一旦開始討論細節,一個簡單的觀念很快就會變得非常複雜......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33期3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醫學健康與科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