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科學

間歇性禁食有益嗎?

2017-08-01 斯蒂普(David Stipp)
間歇性禁食可能會改善健康,但是臨床證據仍然薄弱。
廣受歡迎的小說《夏綠蒂的網》中,老綿羊給貪吃的老鼠鄧普頓的建議是:少吃點就可以活得更久。鄧普頓嘲笑著回答:「誰想要永遠活著?我從大餐中得到的樂趣更令人滿足。」

鄧普頓的想法很容易理解,但是老綿羊的說法也有可取之處。在許多動物研究發現:包括線蟲、果蠅和齧齒動物,熱量攝取低於正常所需的30~ 40%,通常可延長1/3或更長的壽命。但熱量限制在靈長類和人類的效果還不是很明朗,雖然一些研究顯示少吃的猴子活得久,但最近一項進行達25年之久的靈長類動物的研究認為,限制熱量並沒有延長恆河猴的平均壽命。即使熱量限制不見得能幫助人活得更久,大部份的數據都支持限制食物攝取量,可以降低常見老年疾病的風險,延長壽命。

如果不用一直挨餓還能有這些好處,是最好不過了。有一種方法可能有效。近幾年來,研究人員以間歇性禁食取代連續熱量限制來進行研究。間歇性禁食包括定期的多日禁食,或是一週中某幾天跳過一兩餐,可能會像連續熱量限制一樣,同樣對健康帶來好處。間歇性禁食可能更符合大眾的需求,因為鄧普頓將會很高興知道牠不必放棄大餐帶來的快樂。研究顯示,隔日禁食的齧齒類動物,總體上消耗的熱量比正常所需更少,而且活得和連續每天熱量限制的老鼠一樣久。

2003年由美國國家老化研究院的神經科學實驗室馬特森(Mark Mattson)主持的一項小鼠研究顯示:定期禁食的小鼠某些健康指標比連續熱量限制組還要好。例如,牠們血液中胰島素和葡萄糖含量較低,這代表對胰島素的敏感度增加,罹患糖尿病的風險降低。

早期的禁食

許多宗教長期以來認為禁食有益於靈魂,但是對身體的好處則沒有廣泛受到認可,直到20世紀初,有醫生開始建議用它來治療各種疾病,如糖尿病、肥胖和癲癇。

熱量限制的相關研究始於1930年代,美國康乃爾大學的營養學家麥克凱(Clive McCay)發現,從小每天接受嚴格節食的老鼠活得更久,和不禁食的對照組比起來,老的時候不易得到癌症及其他疾病。把熱量限制和定期禁食連結起來的研究出現在1945年,芝加哥大學的科學家報告說,隔日禁食延長老鼠壽命的程度與早期麥克凱的每天節食實驗結果相近。此外,這位芝加哥大學的研究者認為間歇性禁食「似乎會延緩致死疾病的發生。」

接下來的幾十年中,因為醫學技術的進步,例如推陳出新的抗生素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等,抗老化飲食的研究停滯好一陣子。然而最近,馬特森和其他研究人員開始推廣間歇性禁食可能會讓老年腦部退化疾病風險降低的觀念。馬特森和同事發現,在齧齒動物中,定期禁食能保護神經免於各種破壞性的壓力。

他最早期的研究顯示:隔日餵養讓老鼠的腦部在老化過程中對損傷細胞毒素的抵抗力增加。在後續的齧齒動物研究中,他的研究小組發現,間歇性禁食可以防止中風造成的傷害、在帕金森氏症的小鼠中能抑制行動障礙症狀,以及在具有阿茲海默症症狀的遺傳工程小鼠身上,可以減緩認知下降的速度馬特森身材高瘦,除了週末以外,他長期不吃早餐和午餐。他說:「這令我更有效率。」他擁有生物學博士學位,已快60歲,至今撰寫或與人合作發表了700多篇論文。

馬特森認為: 間歇性禁食的效果有一部份是由於輕微的壓力所造成的,因為可以不斷加速細胞抵禦分子的破壞。例如,暫時禁食會增加伴護蛋白(chaperone)的數量,避免細胞中的其他分子組裝成不正確的型式。此外,禁食小鼠的腦源性神經營養因子(BDNF)較多,這種蛋白質可以防止神經受到壓力而死亡。BDNF過低與很多疾病有關,例如憂鬱症及阿茲海默症,但是目前還不清楚這些發現與BDNF之間的因果關係。禁食也會促進細胞自噬(autophagy)的功能,這是細胞中的垃圾處理系統,可以除去受損的分子,包括與阿茲海默症、帕金森氏症,和其他神經系統疾病有關的分子。

間歇性禁食的主要作用似乎是增加身體對調節血糖的胰島素的反應。對胰島素的敏感度下降,往往伴隨著肥胖,並且與糖尿病和心臟衰竭相關。長壽的動物和人通常胰島素特別低,大概是因為細胞對胰島素更敏感,因此需要量較少。近年沙克生物研究院的研究發現,每天供應高脂肪的食物八小時,其餘的時間禁食的小鼠,不會出現肥胖或胰島素飆高的情形。

馬里蘭大學的遺傳學教授蒙特(Steve Mount)在雅虎網站主持一個間歇性禁食的討論小組長達七年多,他表示定期禁食可能會帶來與連續熱量限制相同的健康效益,並可以在瘦身過程中偶爾大吃大喝,因此吸引越來越多人去嘗試。蒙特本人自2004年以來,每週禁食三天,他說:「間歇性禁食不是萬能,但是間歇性禁食與熱量限 制,會活化細胞中相同的訊息傳遞途徑,這理論是很合理的。」

證據不足

儘管間歇性禁食日益受到歡迎,但因為缺乏有力的臨床試驗證據,對人的長期影響仍然不清楚。不過路易斯安那州的醫師強森(James B. Johnson)表示,1956年西班牙的研究也許能帶來一線曙光。在這項西班牙的研究中,有60名老年男性和女性進行隔日禁食,為期三年。參加禁食的60人在醫院中共123天,其中有6名死亡;有60位沒有禁食的老年人,共待在醫院219天,有13人死亡。

強森、馬特森和同事於2007年發表了一項臨床研究,對9名嚴重氣喘患者施行每隔一天幾乎不吃的療程為期兩個月,發現可以快速而且顯著減輕氣喘症狀和各種發炎跡象。但是間歇性禁食也有不好的一面:2011年巴西的大鼠研究發現,長期間歇性禁食會造成血糖以及組織中可能會破壞細胞的氧化物增加。此外,在2010年由馬特森共同發表的研究中發現:定期禁食的大鼠因不明原因心臟組織硬化,因而妨礙了心臟的供血能力。

有些減肥專家對禁食持懷疑的態度,認為會造成飢餓感而發生彌補性的狼吞虎嚥。事實上,最近一項認為靈長類動物熱量限制無法延長壽命的研究強調,劇烈改變飲食習慣時必須要小心。

不過,從演化的角度來看,一日三餐是奇怪的現代發明。在我們遠古祖先的時代,不穩定的食物供應很有可能導致頻繁的禁食,更別說還有營養不良和飢餓。然而,馬特森認為,這樣的演化壓力會選擇出加強腦部的學習和記憶有關的基因,能增加尋找到食物和生存的機率。如果他是對的,間歇性禁食是一種聰明而且會讓人變聰明的生活方式。


# 關鍵字:名家專欄醫學健康與科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