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健康與科學

吃肉學問大

2013-01-01 賈布爾(Ferris Jabr)
為什麼牛排可以吃,但熱狗仍然在危險名單上?
杜蘭特(John Durant)很喜歡吃肉,但冰箱沒有辦法放太多肉,因此他把肉品存放在合租公寓裡的白色大冰櫃中。29歲的杜蘭特從冰櫃中拿出幾塊用紙包裹的冷凍鹿肉,還從冰塊中挖出幾片草飼牛肉。他給我看了羊腎、豬背肉和火腿。杜蘭特是舊石器時代飲食的支持者,他嘗試用與演化前期祖先同樣的方式來進食:大部份都吃肉,通常是紅肉,如煮熟的牛肉、豬肉、羊肉或其他哺乳動物的肉,而且幾乎每天都吃。杜蘭特目前正在寫一本舊石器時代生活方式的書,其中至少有一件事是正確的,那就是:沒有肉,人類可能不會有今天。演化生物學家指出:狩獵比賽和吃熟肉明顯改變人體的結構,並且可能有助我們發展出更大的腦。現在肉類是所有富裕國家(日本除外)最大的蛋白質來源,到2030年,全球每年的肉類消費量可能會達到3.76億公噸。然而比起生活在數百萬年前的早期人類,大多數工業國家人民的生活更為靜態。我們祖先需要努力取得各種食物,如果沒有成功獵殺到動物,就會遭受飢餓之苦,然而現代大部份人只要想吃,就能輕易獲得富含熱量的肉類。所以我們實際上吃了比健康所需還要多的肉嗎?在20年前,大多數營養學家會回答:「是的。」特別是針對多脂肪的肉,如漢堡或肋排...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關鍵字:健康與科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