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痛到要命-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健康與科學

止痛到要命

2012/11/01 富蘭克林(Deborah Franklin)
持續增加的用藥過量致死,有辦法控制嗎?
去年夏天,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急診室出現了兩位兩眼無神、不停乾嘔的年輕人。他們堅稱只是喝了普通汽水,然而他們奇怪的膚色說明了飲料並不單純。他們喝下飲料15分鐘後,嘴唇和皮膚變成嚇人的藍色,血液顏色深似巧克力。

其中一名男子最後承認,他們在汽水裡加了從網路上購買的苦澀液體。他們原先打算訂購的是人工迷幻劑2C-E,聽說類似搖頭丸或LSD。而他們收到的是中國某家化學公司製造的苯胺,這是會讓紅血球破裂的工業溶劑,因而造成他們的組織缺氧,差點死亡。沒人知道是他們或廠商弄錯藥物。俄勒岡州毒物中心的醫療主任霍洛維茨(Zane Horowitz)說:「在他們被送到急診之後,相當長一段時間我們不知道他們吃了什麼,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

霍洛維茨和其他毒物學家表示,現今任何有信用卡的人,或者家庭藥箱儲備充份的人,所能取得的合法與非法藥物,比起以往危險得多。無聊青少年尋求最新的刺激只是問題之一。將長效處方麻醉藥的藥量加倍、混合用藥或以酒送藥的病人,也處於危險之中。最近美國疾病防制中心(CDC)證實,美國因為使用藥物而死的人數以驚人的速率上升。現在意外中毒已經取代車禍,成為全美第一意外致死原因,其中有89%的人死於藥物中毒。

這個問題之嚴重,促使立法議員、醫生和公共衛生專家必須尋求解決方案。去年7月,美國總統歐巴馬簽署了《2012合成藥物濫用防治法》,正式將製造、銷售和擁有2C-E,以及其他25種「設計師藥物」(designer drug,利用化學上的改變逃避法律管制的藥物)列為非法。為了遏止處方藥物的濫用,有49個州出資建立電子數據庫,以找出開出過多處方麻醉藥的醫生,還有到處看醫生以取得更多止痛藥或興奮劑的成癮患者。

同時,醫學毒理學家對急診室的團隊在治療藥物過量上,提出了出乎意料的建議:在試圖確定哪些藥物被濫用時,要減少對血液和尿液標準檢驗的依賴,因為這些測試結果可能嚴重誤導。詢問患者更尖銳的問題反而更有效。

新型麻醉藥品

儘管最近因為設計師藥物導致的死亡增加,藥物中毒最常見的類型卻是由較常用的藥物造成的。最近一項分析指出,在美國藥物過量致死的案例中,有40%以上涉及處方藥品。這些銷售量不斷上升的強效止痛藥包括羥可酮(oxycodone)、二氫可達因酮(hydrocodone)和美沙冬(methadone),CDC資料顯示這些藥物的使用,從1998年到2008年之間劇增了300%。醫生會優先考慮使用這類藥物來減輕由癌症、手術和重傷所引起的劇烈疼痛。

過去10年的研究顯示,處方麻醉藥品在短療程內可以安全地減少疼痛,但是濫用這些可能會成癮的藥物,無論是單獨或混合使用,都是會致命的。2008年《美國醫學協會期刊》(JAMA)中一項研究描述了發生在西維吉尼亞州的問題:275名處方麻醉藥品過量的人中,有56%致死的藥物並非來自醫生處方。另外有21%的人,死前一年之內曾從五名以上醫生那裡拿到處方麻醉藥品,表示他們看了很多醫生以取得更多的藥。全國性統計數字也強調了這項風險:合法麻醉藥每年比海洛因和古柯鹼害死更多的人。

處方麻醉藥品不光是更容易取得,有一些藥物停留在體內的時間也增加了。例如高劑量緩慢釋出的藥丸,對尋求整夜止痛效果的患者很方便,但是如果服用方法不正確,會更容易過量。一些濫用娛樂藥物的人,會把長效型60毫克的羥可酮藥丸磨碎後由鼻腔或燒成煙吸入,可能造成有毒的劑量一次全部進入血液。

好心的疼痛患者也會引發問題。霍洛維茨說:「有病人告訴我:『我的藥吃完了,所以鄰居給了我一些他的藥。』但結果發現鄰居吃的劑量高得多。」

處方藥容易取得,同樣造成藥物混合使用非常容易發生。發表在JAMA的藥物過量研究中,近80%的死者把藥物混在一起吃,通常包括苯二氮平類藥物(benzodiazepine,治療焦慮或失眠常用的處方藥),有時也混入了酒。研究人員表示,會這樣混合服用,很可能是已經上癮了。在夠高的劑量下,這些藥物會減緩呼吸,混合使用更是危險,紐約威爾康乃爾醫學中心的急診醫生普羅瑟(Jane Prosser)說:「這種情況下,一加一等於四。」

老年患者的藥物過量,在急診室中更是難以診斷,因為他們很可能同時有多種慢性疾病在治療中......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2年第129期11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醫學健康與科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