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科學

膽固醇的難題

2011/12/01 迪普(Francie Diep)
改變高密度脂蛋白和低密度脂蛋白的量,並不一定會改變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的風險。

重點提要

改變高密度脂蛋白和低密度脂蛋白的量,並不一定會改變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的風險。

大多數稍微關心自己膽固醇的人,都知道有稱為高密度脂蛋白(HDL)的「好」膽固醇,和稱為低密度脂蛋白(LDL)的「壞」膽固醇。研究顯示,血液中HDL的量越高、LDL越低,越不易發生心臟病或中風。1/6的美國人膽固醇含量並不健康,他們總希望有一兩種可改變膽固醇的藥物,能夠轉變自己的不幸。有這個機會嗎?


在這三年來,有兩個重要的臨床試驗讓整件事情變得更複雜。第一項研究開始於2008年,結果指出降低LDL的量並不一定會減低心臟病發作的風險。第二項研究的結果在今年春季發佈,同樣也顯示了提高HDL的量並不一定代表心臟病發作或中風機率會下降。


這些令人困惑的結果,不表示著人應該停止服用降膽固醇藥物。然而,這些結果凸顯在醫學思考上,沉迷一般的邏輯捷徑所造成的危險:假設從病人身上獲得了人為製造的正常測試結果,就代表病人的健康狀態良好。一方面,藥物通常不能完全模擬正常狀況;另一方面,心臟病發作和中風是一連串複雜過程的結果,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才會發生。只改變其中一個過程,不一定能完全解決問題。


好膽固醇與壞膽固醇


儘管研究人員和醫生了解LDL和HDL在體內的作用,仍有充份理由懷疑調節膽固醇的量可以防止心臟病發作和中風。除了有阻塞動脈的壞名聲之外,膽固醇分子是身體裡很多關鍵部位中無可取代的成份,從細胞膜到性激素都需要用到它。事實上,這個油油的蠟狀物質對生命如此重要,以致於演化出數種經由血液運輸的機制。油和水無法混合在一起,油狀的膽固醇和水狀的血液也是如此,所以膽固醇需要受到保護性載體圍繞,並將它送往體內各處。做這項工作最重要的兩個載體就是LDL(可將膽固醇送往體內的各種細胞,包括動脈壁),以及HDL(可將膽固醇從血液中移除)。HDL也可當做抗氧化劑,降低動脈內不健康的發炎反應。


當過多LDL攜帶膽固醇留在動脈內膜上,造成脂肪物質堆積(動脈粥狀硬化斑),麻煩就來了。大部份的時候,斑塊很穩定,一時半刻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有時它會破裂,造成血塊,如果血塊阻止了血液供應重要的氧氣給心臟或腦組織,就會導致心臟病發作或中風。


高LDL的人,體內可能會形成容易破裂的動脈斑塊。有些人的LDL濃度極高,是因為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這種遺傳疾病,患者清除血液中膽固醇的能力微弱,在30、40歲就受心臟病所苦,比一般人的平均發病年齡早了幾十年。那些一生都不需藥物來維持正常膽固醇值的人(血液中LDL低於1毫克/毫升,HDL高於0.4毫克/毫升),則不太容易心臟病發作或中風。


一切的證據都將膽固醇值與心臟病的風險連在一起,也難怪一般研究人員,特別是製藥公司,做出了很直接而簡單化的結論:任何會減低LDL、增加HDL的東西(例如某種藥物),必定也會減少心臟病的風險。1980年代製藥業開始推銷一類名為史達汀(statin)的降膽固醇藥物,這類藥物會抑制形成膽固醇所必需的肝臟酵素。臨床研究證明,史達汀的確會減少膽固醇高的人心臟病發作的次數。但是這類藥物對身體造成的影響,是因為降低了膽固醇,還是其他作用所造成(史達汀有抗發炎的效果,發炎反應被強烈懷疑是導致動脈粥狀硬化的原因),甚至是綜合這兩者的結果?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1年第118期12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醫學健康與科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