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焦點

少年恐龍死亡陷阱

2011/09/01 塞里諾(Paul Sereno)
埋在蒙古戈壁沙漠中的恐龍化石群,揭開了9000萬年前,少年恐龍的生活情境。
重點提要
■在一次內蒙古戈壁沙漠的化石採集之旅中,古生物學家發現了9000萬年前的恐龍墓地,那裡埋葬了10幾具外觀類似鴕鳥的恐龍化石。
■遺址採集的證據指向一個獨特的結論:這些化石並不是幾千年累積而來的,這群恐龍是同時遭遇死亡的命運。
■研究這個大型墳場,古生物學家揭開了恐龍社會的結構、這些生物互動的模式,以及成年和幼小恐龍的分工方式。

「又有一具頭顱完整的遺骸!」我對採石場裡其他埋首挖掘骨骸的隊員大喊,在我的古生物學家生涯中,從未見過這種情景,我們來到內蒙古戈壁沙漠才15天,就發現了埋藏許多完整化石的恐龍墳場。

接下來幾週,我們用鑿子、丁字鋤和推土機,採集了10幾具貌似鴕鳥的恐龍化石,牠們不久後即成為恐龍世界裡的明星之一。然而這個發現不只是計算找到幾具化石,或這些化石有多完整,更重要的是它讓恐龍的故事變得更精采。這批化石揭露了這群恐龍的互動方式和社會結構,以及牠們在什麼情況下突然離奇死亡。那時我一點也不知道我們剛發現了9000萬年前神秘謀殺案的第一個線索,之後的追查工作讓那裡成為我所見過保存了最豐富單一物種的重要遺址。

戈壁的誘惑

提到戈壁恐龍化石,人們第一個必定想到美國紐約自然史博物館的安德魯斯。1920年代,熱愛冒險的安德魯斯進入外蒙古沙漠,帶著第一個被發現的恐龍蛋和有鐮刀般利爪的伶盜龍光榮返美,但他不是唯一在沙漠尋寶的探險家,大約同一時期,瑞典探險家赫定也在中國內蒙古戈壁南部挖出許多前所未見的化石。

後續幾年,科學家在赫定發現化石的地點又找到了護著蛋巢的恐龍雙親,和長著鐮刀爪的猛禽,足以和外蒙古最棒的發現媲美,然而學者和大眾注目的焦點仍在外蒙古,10多年前外蒙古對外開放後,許多國際化石採集隊紛至沓來;相對的,在內蒙古挖掘化石的人就少多了。

我在1984年首次造訪內蒙古,那是中國允許外國觀光客在沒有地陪下參訪的第一年,當時我還是在環遊世界的27歲地質系研究生,我搭著燃煤蒸汽火車抵達呼和浩特,眼前全是平房,我參觀了市中心的博物館,出了鎮外向西走,就是連接蒙古草原和中亞核心的傳奇絲路,兩側綿延幾公里都是恐龍年代的岩石。回到北京後,我拜訪了中國成就最高的化石專家、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教授趙喜進,那時他已發現10幾種新物種,我們談到未來要一起探勘內蒙古。事隔16年,時機終於成熟。

第一條線索

2000年,我和趙喜進一起回到呼和浩特,安排挖掘的後勤事宜。我們步出火車,踏上呼和浩特月台時,見到龍昊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的地質學家譚琳前來迎接。譚琳當年60歲,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充滿活力的他已經安排好隔年春天戈壁探勘之旅所需的車輛和物資。我們很幸運在呼和浩特順利找到適合的車輛,而當年所見全是平房的市鎮,如今已是車水馬龍、霓虹閃爍的都市。

譚琳建議我們重返赫定及後來挖掘出許多化石的遺址,他相信那些地方肯定還可找到更多化石,但我有不同的想法:「要到沒有人去過的地方。」最後,探索未知的論點贏了,我們決定春天從絲路出發,前往偏遠的戈壁西域。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