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科學人雜誌
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113期>

2011/06/28 李家維
嚇人吧!這是我鍾愛的大學部專題生林子揚受創的左腳,他被違規轉彎的客運車撞倒,再遭巨輪輾過,腳皮撕裂又肉骨分離。療傷半個月後,開始經歷11個小時的重建手術。先由左大腿外側割下長38公分、寬10公分、厚2公分的皮膚和肌肉,縫到他裸露的腳踝上,再由左大腿內側割塊皮來補外側的切口。徵得醫師的同意和協助,我們師生共享全套血淋淋的手術影像,子揚則要我提供當年炸碎我尿道結石的精采內視鏡錄像來交換。

子揚和我都讚美現代外科手術的大膽和精細,但終究是挖東牆補西牆,離我們課堂上討論的以幹細胞造新臟器還有一大段距離,連即時培養出自己的皮膚細胞來移植都還不行,遑論兼具血管、肌細胞和神經的肌肉了。我估算幹細胞醫學工程的實現尚待10年光景,然而將幹細胞應用在食品業的研究竟已啟動,〈培養皿裡的人造肉〉是這新領域的首部曲。作者勾勒的前景是:只要兩個月、10個細胞就能產生五噸肉,一個細胞株就可以養活全世界,此外退牧還林、遏止暖化的環境利益就更大了。倡導者的創意可以欣賞,而實現的時程又是另一回事了。

五年前在吳健雄科學營,我聆聽台大李嗣涔校長的演講「科學的疆界」,他由暗物質、暗能量談到手指識字等特異功能。隔鄰的記者詢問感想,我脫口評為胡扯,隔天報紙斗大的標題寫著〈李家維說李嗣涔胡扯〉。特異功能指的是生物體的表現和感覺器官無法對應,例如心靈感應、報明牌和手指識字等。兩隻海星相遇,會舉起手來相望,科學家對此並不訝異,因為牠們的眼睛長在手臂前端。但是我們手上沒感光器,怎能識字呢?這是直覺的推論,哪天若在人指上找到感光器,識字當然就可能了,而說人胡扯就成了自己的愚蠢,這是科學進展的樂趣。這期《科學人》提供了兩個新樂子:〈隱藏眼中的器官〉說我們眼睛裡的節細胞也能感光,是人類偵測日夜節律的基礎,而鳥的同類偵測器卻是在腦子裡,光能穿透羽毛、皮膚和頭骨來活化這受體;〈活生生的量子世界〉就更炫了,物理學家越界指出鳥的眼睛竟然可能「看見」磁場的變化。

生物如何感應地球磁場是廣受重視的公眾話題,傳統研究手段是大海撈針般找體內的磁鐵,長庚大學的徐錦源和我曾自豪的說我們發現了蜜蜂腹部的磁鐵顆粒,這應是牠磁場導航的感應器。至今鳥與人體內的磁鐵仍未能尋著,而新興的量子生物學卻另指明路,或許又到了重新討論特異功能的時候了。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1年第113期7月號】


# 關鍵字:總編輯的話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