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實驗室-科學人雜誌
真真假假

民主實驗室

2010-10-01 薛莫(Michael Shermer)
為了政體的正常運作,而將科學與政治融合,是不容易做但又必須做的事。

你相信演化嗎?我相信。但對我來說,「我相信演化」與「我相信自由主義式民主」這兩句話的意義是不大一樣的。演化論是科學,而自由民主是政治哲學,沒有多少人認為那與科學有關。


長久以來我都認為:科學與政治的教導權限互不重疊(參照古爾德分隔科學與宗教的模式),直到我讀了費瑞斯的新書《自由的科學》才有所改變。費瑞斯是位暢銷書作家,寫了一些像《銀河系大定位》及《預知宇宙紀事》之類的科普經典,他勇敢跨越教導權限的分隔線,聲稱像推理、實證以及反權威等科學價值,並不是自由民主的「產物」,而是「製造者」。


民主選舉是項科學實驗:每隔幾年,你利用選舉小心改變了一些變數,然後觀察結果。如果你想得出不同的結果,那就更動變數。費瑞斯寫道:「美國的創建者在談及這個新國家時,經常把她說成是個『實驗』;從發表獨立宣言到公佈美國憲法的11年間,每一州都做過相當多的實驗,過程包括思考如何同時促進自由與秩序。」好比傑弗遜於1804年寫道:「沒有哪個實驗比我們正在嘗試的更有趣,我們相信實驗結果將確認一項事實,那就是人可以由理性及真理統治。」


美國的創建者有許多都是科學家,他們刻意將蒐集數據、試驗假說與形成理論等方法應用在建立國家上。他們都了解「實驗的發現只是暫時的」,因此在建立社會系統時,也自然而然把懷疑與辯論當做政體運作的中心。費瑞斯解釋道:「這個新政府的設計就像個科學實驗室,可在其中進行一系列的實驗,並一直持續下去。沒有人能預期結果會如何,因此政府不是為了某個特定的目標而建立,而是為了這個實驗過程的永續而建。」


例如美國憲法倚重甚深的洛克政治信念「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在17世紀仍是未經測試的理論。事實上,費瑞斯在訪談中告訴我:「在美國進行自由民主的實驗之前,沒有多少思想家認為民主制度能夠成功運作,除非是以極為有限的形式為之。」而且大多數的政治理論家相信,「一般老百姓太笨且無知,不能任由他們選舉領導人。」費瑞斯繼續說道:然而「自由民主卻成功了,成為今日全球大多數人民偏好的制度,不論他們是否生活在民主國家。」那麼,在政治實驗室裡,什麼樣的實驗算是失敗的呢?「當該制度在實驗的國家被其他制度取代而不復存在時。起初,多數人都認為那將是自由民主的下場,但實驗卻得出相反的結果,自由民主成為歷來政體裡最穩定且持久的形式。」



# 關鍵字:名家專欄真真假假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