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總編輯的話

總編輯的話 <第95期> 

2010/01/01 李家維
捻根貓鬚,在解剖顯微鏡下翻挑,尋尋覓覓,我終於找到了一隻近乎完美的放射蟲。這是一堆白色粉末,來自太平洋深海底的放射蟲軟泥,是無數浮游的單細胞放射蟲死亡後,沉積堆疊的矽質遺骸。我有自豪的沉穩右手,用那末端尖細又有好彈性的貓鬚,剔開這隻放射蟲周遭的碎渣,用蒸餾水為它洗個澡,再藉著貓鬚的靜電將它擺放在一片潔淨的玻璃薄片上。接著在真空腔裡,均勻地鍍上一層白金,最後就是我享受的藝術創作了,在掃描式電子顯微鏡中,將它傾斜85度,拍下這張自認曠世的傑作。請諒解我的自戀和懦弱,這張照片是首次曝光,事實上我也未曾參賽過,擔心得意的作品禁不起別人的評比。但天下勇士多得很,奧林帕斯顯微攝影比賽邀來眾多參賽者,我看了這些得獎作,不得不跟著讚歎,真是小宇宙的登峰造極之美啊!請一起欣賞,讓今年有個美美的開端。

中國人沒有能先發明顯微鏡,未能知微,卻先觀著,2000年多前就以同心圓環和窺管組成天文觀測儀,既能演示天體運動,又能測定天象節氣。在台中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有座原尺寸復原的水運儀象台,宏偉精密,那是近1000年前北宋蘇頌結合天體模型、天文台和時鐘的偉大創作,該是中國科學工藝的巔峰了。欲知這輝煌過往的發展歷程,請讀〈觀象授時——中國古代的渾儀〉,本文圖解詳細,名詞卻不少,得耐著性子去讀。過去西洋古人被認為在這領域是遠遠落後,事實不然,〈巨匠神工——古希臘天文儀〉是翻案文章。原來2200年前的希臘人,已能用30個精密齒輪的連動來預測日、月食,不解的是,何以如此的科技成就在西方隨後失落了1500年?

終於捱過了災難連連的2009年,風雨、酷熱、瘟疫和金融崩盤都是這一年的集體記憶,未來的日子可能會更艱難,〈北極甲烷:來自凍原的暖化威脅〉就是個新挑戰。在這個時代,智慧就更重要了,《科學人》拋磚引玉,先提出〈改變未來的20個妙點子〉,請大家接續發揮。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0年第95期1月號】


# 關鍵字:總編輯的話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