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樣性的守護者——專訪美國密蘇里植物園園長雷文-科學人雜誌
科研專輯

生物多樣性的守護者——專訪美國密蘇里植物園園長雷文

2009/04/01 採訪/李名揚、龐中培
整理/李名揚
彼得.雷文(Peter H. Raven)多年來極力鼓吹維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由於其崇高的學術地位,獲選為美、中、義、俄等21國的科學院院士。今年4月初他將來台演講,《科學人》搶先進行越洋採訪。訪談中雷文從全球談到台灣的生物多樣性保育,從政策談到教育的推動,都有細膩的觀察與獨到的見解。以下為專訪紀要:

小檔案

■1936年出生於中國上海
■1937年隨家人返回美國
■1960年獲得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博士學位
■1962年進入史丹佛大學任教
■1964年與埃利希聯合發表重要論文〈蝴蝶與植物:共同演化的研究〉
■1971年任密蘇里植物園園長
■1973年擔任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恩格曼講座教授
■1977年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
■1982年獲頒聯合國國際環境領袖獎
■2000年獲頒美國國家科學獎


科學人(以下簡稱科):您長年關注生物多樣性的保護,您認為現在生物多樣性遭破壞的情形到底有多嚴重?


雷文(以下簡稱雷):地球上的物種若不包括細菌,目前估計大約有1200萬種,其中為人類所知且命名的只有170萬種。地球歷史上曾經有過五次物種大滅絕,第五次在6500萬年前造成恐龍滅絕,而現在人類正在引發第六次大滅絕。在這兩次大滅絕之間,大約每年每100萬種物種中,有0.1~1種會消失,但現在物種消失的速度則是百倍乃至千倍以上,大約每年每100萬種物種中會消失近1000種。有人估計,到了21世紀末,地球上將失去1/3~1/2的物種。


在過去幾千年間,人類已經造成1/10的鳥類滅絕,其中超過90%只分佈在特定區域。當某物種族群中個體的數量不夠多到確保它們可以長久繁衍下去,就是科學家所稱的"the living dead",如果不提供特別的保護或復育措施,這樣的物種會有一半在50年內消失,3/4在100年內消失。 若聚焦到植物,目前估計地球上約有30萬種維管束植物,其中103種提供我們超過90%的熱量,另外幾萬種植物也用做食物和藥物;事實上,我們的食物幾乎全部都是直接或間接來自於植物。除此之外,植物還提供了建築材料、衣服、能源、抗生素、塑膠、化學材料,更有保護表土、水源的功用。植物不但能吸收二氧化碳,又很漂亮,可以安撫我們的靈魂。但是,21世紀中葉以前卻有10萬種植物可能消失,若繼續這樣下去,未來的人類將何以生存?因此我們必須從現在、從身邊開始保護生物多樣性。


科:從這些數字看來,生物多樣性受到破壞的情況真的很嚴重,您認為是哪些因素造成現在這種狀況?


雷:我曾經在多次演講中提到,棲地破壞、外來種入侵及人為不當獵捕、採集,是對生物多樣性威脅最大的三項因素。不過近幾年全球暖化問題浮現,這個問題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也非常深遠。跨國氣候變遷研究小組(IPCC)預估,20~40%的物種會在21世紀因為全球暖化而滅絕,雖然有可能高估了,但全球暖化確實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對生物多樣性所帶來的威脅可能相當於棲地破壞所造成的影響。


全球暖化對台灣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尤為嚴重。台灣有很多珍稀瀕危物種,其分佈棲地都十分狹隘,特別是高海拔的生物,當溫度上升時,會迫使它們往更高的地區遷移,棲地變得更小,甚至消失。此外,全球暖化造成海水中二氧化碳含量增加,提高海水酸性,使得貝類用碳酸鈣生成的殼體變薄,死亡率提高,也會降低台灣周遭海域中的生物多樣性。


保護生態 從教育著手

科:我們該採取哪些對策來對抗生物多樣性滅絕的危機?


雷:教育是一切的根本,要保護環境以及生物多樣性,就要從教育著手。一定要教導年輕人了解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尤其5~10歲的兒童,對各式各樣的生物特別有興趣,若能及早灌輸他們正確觀念,並讓他們多接觸大自然,他們的觀察力會比較好,容易替人著想,以後看待環境議題的態度也會不一樣,這對培養他們成為成熟的公民是非常重要的。像台北這樣的都會區,附近的公園、保護區、綠地的維護,便顯得特別重要。


以美國而言,美國高中之前的教育雖然由地方政府負責而有所差異,但各地方政府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嘗試把生態教育融入中小學教育中。我研究過全世界很多國家的教育情形,發現有很多種不同的做法,可以把生態的原理與原則自然地融入教材中,這不只在中小學階段很重要,一直到大學都應該持續進行。


舉例來說,可教導學生了解哪些物種已經瀕臨滅絕,並讓他們知道雖然這些瀕危生物好像離我們很遠,卻因其特殊的生物多樣性,對我們的未來發展可能有很大的影響;除此之外,也要讓學生知道為什麼這些物種會面臨滅絕的危機,這樣可讓學生記取教訓,減少錯誤的行為。


科:除了學校教育之外,是否也應設法讓一般大眾能對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建立正確的認知?

雷:是的,在非正式教育體系之下的社會教育也應持續進行。要保護生物多樣性,必須先引起民眾的興趣,這點在全世界都一樣。台灣有些保護區還保有很好的生物多樣性,能夠做到這樣,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台灣出版了很多圖鑑,此外,台灣還有很多其他傳播方式,例如公共電視會播一些探討生態保育的節目,媒體也很重視這方面的新聞報導,這些都會刺激民眾產生興趣。


當民眾對大自然越有興趣,對保育越有概念,就能將生態環境保護得越好,這就是社會教育的重要性。當許多民眾都已建立這方面的概念後,對生態系的興趣就不再局限於物種上,而會開始注意到其他議題,例如生態系的功能、水土保持、土壤流失等,對環境的保護範圍也就擴大了。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9年第86期4月號】


# 關鍵字:編輯推薦特別報導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