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科學人新聞

高科技醫藥研究時代

2002/10/22 陳怡慈
生技製藥若能發揮半導體研究精神,前途不可限量!

重點提要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哈佛大學化學教授懷特賽斯,是全球奈米科技界泰斗,但他絕不是象牙塔裡的科學家。他除了在哈佛領導有40餘位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員的超大實驗室之外,還創立了兩家生產奈米材料的高科技生技公司,雄心與企圖甚大。懷特賽斯蒞台訪問,台灣生技研究界可從他身上獲得什麼啟示?

對某些生技藥物而言,傳統的藥物傳輸技術,在有效、即時、正確地完成傳輸任務上,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懷特賽斯(George Whitesides,請參考2002年10月號「科技創新」單元〈用橡膠製作超微型晶片!〉)認為,這正是生技公司可以切入的利基,大家可在傳輸的素材及劑型改良上,多動腦筋,以開創產品附加價值。


台灣的化學領域人才濟濟、且在製程改良上具世界級口碑。懷特賽斯認為,雖然生技製藥與半導體是不同的領域,但若能把這樣的精神用於研發更精進的藥物傳輸技術,台灣的生技前途亦會一片燦爛。


懷特賽斯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哈佛大學化學暨生化系教授,也是中研院院士翁啟惠(編註︰亦為《科學人》學術顧問)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財團法人台北市王光燦生物有機化學教育基金會」將今年的「王光燦生物有機化學獎」頒給他,推崇他在結合生物化學和材料科技領域的傑出研究貢獻。


懷特賽斯說,目前九成以上的藥物,都是利用傳統的高速篩選方法產生。人們發現了藥靶(drugtarget)之後,再從現有的化合物庫中,去選取針對此一藥靶、具有活性的化合物。


這方法雖然有效,但卻不具爆發力。人類基因體解碼後,被找到的藥靶越來越多,從過去的四百多個到現在的四千多個,數目一下子增加十倍,但人類手邊的化合物庫,就還是那幾百萬種。


而且,某些病毒類的疾病、癌症、老化疾病,或是西尼羅病毒、愛滋病毒等新興疾病,再或是天花、炭疽等生化疾病,也帶來新的治療問題,需要更有效的藥物傳輸工具輔助,以對抗疾病。


懷特賽斯說,他的實驗室正在研發一種多價(polyvalency )分子,其分子之間可以一個一個串接起來,形成一個大瀑布,因為接觸的面積變大、可攜帶的藥物增多,不但可增強藥效,減少服用次數,還可以經由特殊設計,增加此一聚合物在傳輸上的專一性,把藥物送達正確的目的地。


不過,這種多價位、多分子的聚合物,目前在研發口服劑型上,仍有若干困難點待克服,而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對此一新技術,也還沒有相關的臨床試驗辦法出爐;這些,都是有待克服的議題。

【本文(原標題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懷特賽斯:台灣可致力研發藥物傳輸技術〉)由工商時報授權轉載,原載於2002年10月19日工商時報生物科技版,本站僅做名詞修正並加入編註。】


【延伸閱讀】

※《科學人》10月號的特別報導〈小而美的醫學世界〉介紹了目前位於先驅地位的奈米醫學研究與應用,部分內容轉載於〈奈米醫學大未來〉

※《科學人》10月號的「科技創新」單元〈用橡膠製作超微型晶片!〉特別介紹懷特賽斯的最新研究成果,欲知此領域研究趨勢者不可不讀!


# 關鍵字:科學人新聞醫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