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雜誌
科學人觀點

黑酒成黑金,也是出非洲記

2008/10/01 曾志朗
我在圖書館的一角喝了一杯濃濃香醇的咖啡,含在口裡的卻是人類600多年的歷史,好喝!

重點提要

我在圖書館的一角喝了一杯濃濃香醇的咖啡,含在口裡的卻是人類600多年的歷史,好喝!
我喜歡旅行,喜歡輕裝便服,背起背包,就自由自在搭機飛到我嚮往已久終得一遊的大城小鎮,或踏青望春,或臨湖避暑,或滑雪尋梅,或在秋末入林,讓北國的紅葉隨風輕撫著漸白的頭髮。但無論到哪一國的哪一個城市,我最後總會走進當地的大學校園,去探索那個地區的文化特色,也藉著徜徉在黌舍幽徑之間,去體會那間大學所表現的文明深度。然後,晃著晃著,不由自主的就會走進圖書館,因為那裡才是大學最精華的所在,它的氛圍代表著那個學校的學術層次,也代表那個國家的人民對知識重視的程度!兩年前的冬天,我到瑞典最古老的烏普沙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y)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並做了一場演講。600多年歷史的校園在大雪紛飛中一片寧靜,古老的紅牆綠瓦鋪蓋上一層層乳白色的新雪,煞是好看。我坐在大學附近的一家咖啡館,啜著香濃的咖啡取暖,順口探問服務人員,大雪封城,我可以到哪裡去走走、看看烏普沙拉的特色?那位年輕的服務生,手指向窗外不遠處高聳入天的建築,親切的說:「600年前大學裡最早建造的大建築物是教堂,300年前一把火燒毀了大半,市民很快的重建,所有的紋飾圖案都按照原樣,但換上了新技術開發完成的彩繪玻璃。對烏普沙拉的...

登入會員以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關鍵字:科學人觀點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