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人的前景-科學人雜誌
真真假假

經濟人的前景

2007/07/31

試著想像一二:你馬上就要繳交小孩念私立學校的學費兩萬美元,而你唯一的財源是賣掉手上的一些股票。幸運的是,你在偉大的Google股票200美元一股時,就花了兩萬美元買了100股,如今這些天賜的股票已經漲到400美元一股了。你是應該賣掉半數Google股票,把淨賺的兩萬美元拿回來繳學費呢,還是把多年前花了四萬美元購買、如今只值兩萬美元的福特汽車公司股票給賣了?


如果你同多數人一樣(包括我在內),你會抱著還本的希望,留下福特的股票,而賣掉Google的,但那是錯誤的決定。為什麼你要賣掉股價還在上揚的公司股票、卻保留股價一路下跌的呢?一言以蔽之,我們「厭惡損失」,背後的心理學可不符合「經濟人」的模式;「經濟人」是個象徵性的名詞,指的是做決定時擁有無限理性的人。


在行為經濟學及神經經濟學這些新興科學的圍剿下,「經濟人」這種生物已然絕種;這些研究顯示,人其實是極不理性的生物。自1979年卡恩曼與特佛斯基發表了他們那篇創新且重要的論文〈預期理論:風險下的決策分析〉,並建立起行為經濟學這個領域之後,已有數以千計的實驗顯示:大多數人都是非常厭惡損失的。更明確地說,多數人都不願意接受輸贏機率各佔一半的預期結果,只有在可能贏得的金額比可能輸掉的多上一倍或更多時,才願意接受。那也就是說,人在輸錢時感到的痛苦,要比贏錢時感受的快樂更為深切。事實上,其中差別有一倍之多。


如今,多虧功能性磁共振造影(fMRI)這項技術,我們得以知悉上述作用發生在腦中哪些位置。為了親眼目睹這項研究的進行,我造訪了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神經科學家波爾德瑞克與行為經濟學家福克斯的實驗室,還鑽進了磁管當中的狹窄空間。參與試驗者戴上附有小型螢幕的目鏡,上頭提供賭局的選項,受試者在做決定的同時,MRI的掃描器每兩秒鐘就給腦部照張相片。將這些相隔兩秒的影像彼此做校正,可去除頭部移動的影響;此外,把所有受試者的數據給擠壓在一塊兒,也可以去除腦部大小及形狀的差異。由此產生的統計模型,可以顯示某個對測試工作有十足反應的腦區,其fMRI訊號如何隨時間而變化。接下來的統計檢測,可將觀察到的數據與完美的模型相比;由此產生的統計圖,可轉換成色彩豐富的圖片,顯示腦部運作的狀況。


波爾德瑞克、福克斯與同事湯姆及崔佩爾於今年1月26日的《科學》發表了〈冒險決策時厭惡損失的神經基礎〉一文,報告他們的fMRI研究結果。他們讓受試者進行輸贏機率各半的賭局,並提供接受或拒絕該賭局的預期結果。他們發現,贏錢的可能性上升時,受試者的中腦邊緣及皮質多巴胺系統的活性增強了(多巴胺是與動機及報償有關的神經傳遞物);當輸錢的可能性增高時,這些對報償敏感的腦區,活性則下降了。有趣的是,無論輸贏都是由同一批腦區負責訊息編碼,好比關係到決策以及從獎賞及懲罰中學習的腹內側前額葉皮質,還有與學習、動機及報償有關的腹側紋狀體。厭惡損失的個體差異,可由輸錢時腦部活性下降與贏錢時上升之間的程度差異來預測。


這種效應可能是由神經化學的差異所引起。那也就是說,我們當中有些人腦中的接線,可能先天就屬於愛冒險或不愛冒險的一類。轉換成現實世界的理財前景,可是好壞參半。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7年第66期8月號】


# 關鍵字:名家專欄真真假假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