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豬「酷比」是小怪胎?-科學人雜誌 Back to Top
科學人新聞

複製豬「酷比」是小怪胎?

2002/08/18 陳怡慈
所謂「複製」的真正意涵,不可望文生義!

重點提要

所謂的「複製( clone)」,並不是使複製後的動物與複製來源一模一樣,只是遺傳物質完全一樣。要知道這兩種說法有什麼差別,就要了解「複製」過程是怎麼進行的才行。了解過程之後,問題的重點就變成︰到底「複製生物」有什麼用處呢?

複製豬酷比三號日前在生技大展中亮相,成為媒體鎂光燈競逐的焦點。話說從1997年桃莉羊問世以來,「複製動物」的話題不斷在各國燃燒,台灣亦不落人後,除了豬之外,牛與老鼠也成為有關單位計畫進行複製的對象。只不過,科學家所稱的「複製( clone)」,與一般人所聯想到的複製內涵,其實並不太相同。


國內慣稱的「複製」,英文叫 clone,中國大陸則直接音譯成「克隆」。以翻譯科學著作聞名的中研院史語所人類組助理研究員王道還表示,「克隆」一詞聽起來較中性,雖然無法立即望文生義,但相較於「複製」的譯法,卻也避免望文生義、卻生錯義的好處。


之所以生錯義,主因一般人看到「複製動物」時,多以「複寫本」的觀念進行理解。以為是有一個本尊;然後透過複製技術,可以像影印機複印紙張一樣,複製出一模一樣的「分身」。然而,所謂的「cloning 」,指得是基因組或主宰遺傳特徵的細胞核的複製,而非完整的動物個體的複製。


以不久前在媒體上造成轟動的動科所的酷比複製豬為例,吳信志表示,稱其為複製,不是說這三隻小豬長得一模一樣,真諦在於三隻小豬的細胞核內的遺傳物質百分之百相同。


王道還也說,其實,目前所謂的「複製動物」,正確的說法是「以人工合成卵子培養胚胎的技術」;至於桃莉羊,正確的叫法是「怪胎羊」,因為自然界不可能出現這種胚胎。他強調,關於「 cloning」的誤解,英國第一流期刊Nature去年即已刊出呼籲正名的文章;然而國內卻完全予以忽略。


究竟,「複製技術」是如何運作的?吳信志以動科所的複製豬為例,一開始,利用人為的基因轉殖技術,將第九凝血因子基因、乳鐵蛋白基因轉殖到藍瑞斯種的公豬身上(稱為第○代),然後利用有性生殖的方式,將公豬與一般母豬交配,繁衍出第一代身上同時帶有第九凝血因子與乳鐵蛋白這兩個基因的豬種。


動科所用第一代的雙基因藍瑞斯種母豬,作為複製的本尊,然後透過「核移置技術」,把母豬身上的細胞核,放到卵母細胞核已被挖空、只剩細胞質的受核卵母細胞(可取自任一頭豬)上;並使該細胞退回到細胞分化前的「早期胚」細胞,之後再將這個早期胚細胞,放進任一頭只要生殖周期與胚胎發展吻合的母豬的的輸卵管裡頭。


動科所現存的三隻複製豬,就像同卵雙生的雙胞胎,身上具有相同的細胞核。不過,誠如吳信志所言,即便是同卵雙生的雙胞胎,受到子宮因素及後天環境因素的影響,也不可能百分之百長得一模一樣。由此推敲,酷比一號到三號,也不會百分之百長得一樣才是。


除了最後會長成什麼樣的成體難以預測之外,複製動物也存在當前科學界難以透徹理解的遺傳缺陷,也就是複製出的動物通常會早衰或早死。例如,動科所發展複製豬的過程,被植入早期胚細胞的母豬,也出現過多次流產的紀錄。


即便如此,複製動物未來在醫學或經濟上的貢獻,仍被吳信志等科學家寄予厚望。複製豬身上帶有的基因,可分泌出治療疾病的蛋白質藥物的原料;而且,隨著異體器官移植技術的成熟,有朝一日說不定人的身上也可帶有豬的器官;再者,對瀕臨絕種的動物而言,也可透過「複製技術」助其衍生後代。這些利基,相較於複製的噱頭,或許才是更值得大眾所關注。

【本文(原標題為〈複製豬不是複製分身 不可望文錯義〉)由工商時報授權轉載,原載於2002年8月18日工商時報生物科技版。】


# 關鍵字:科學人新聞生命科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