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也瘋狂-科學人雜誌
科學人新聞

心理學家也瘋狂

2002/08/09 索拉斯(Christine Soares)
心理學家該不該開藥物的處方?對此,他們的內心也十分焦慮。

重點提要

今年3月,美國新墨西哥州的立法機構允許心理學家擁有開立精神藥物的處方權,引發兩造爭論。一派認為這有助於大眾精神照護,另一派卻認為,心理學家應專注於理論研究,草率通過法案、缺乏足夠訓練,反倒會傷害大眾健康,甚至影響心理學基礎研究的推展。

今年3月,美國新墨西哥州的立法機構通過了一項法案,允許心理學家開立精神藥物的處方,其目的在讓民眾更容易受到精神健康的照護。該州的做法為全美所首創,也得到美國心理學協會(APA)的支持;該協會認為,以心理學家在健康照護所扮演的角色來說,賦予處方權是合理的延伸。不過,包括美國醫學會在內的一些有力團體,卻群起反對這種說法;他們還得到意外的支持者:心理學家本身。有些心理學家認為這項做法太過基進,並且擔心最有可能的受害者就是心理學本身。美國南加州大學的心理學者戴維森說:「我擔心的是,美國大眾將不接受沒有受過醫學訓練的人,可以合法開立藥物的處方。」


APA花了超過100萬美元,幫忙各州的心理協會推動及遊說處方權(RxP)的立法。由APA背書的版本,是讓博士層級的心理學家接受300個小時神經科學、生理學及藥理學的課程講授,加上四個月在醫生指導下治療100位病人的訓練,然後授予執照,他們就可以獨立開立精神藥物的處方。但批評者指出,與其他擁有處方權的精神科醫師或執業護士至少都有六年的醫學教育及臨床經驗相比,這樣的訓練根本不夠。


無論是戴維森,或是多數其他反對處方權的人士,都不懷疑藥物具有的效用;他們反對最力的觀念是:把心理學轉變成開立藥方的一門職業。


心理學這門學問,長久以來就處於辛苦掙扎的景況,嘗試證明精神、情緒及行為可以根據觀察及經驗加以研究。戴維森說,過去10年來,心理學已有「讓人興奮的進展」,證實了許多心理治療的介入,及其背後所根據的社會心理–行為模型是合宜的。美國夏威夷大學的海碧解釋道:「在這個時候拋棄心理學或是投向醫學,都是不當的時機。」她目前是美國應用及預防心理學協會的會長,該協會擁有1000名會員,對於心理學的醫學化表示關切。至於臨床心理科學學會(SSCP)會長、艾茉利大學的利連菲爾德也提出不同意的看法:「APA的優先考量應該在於確定:開業心理師給予病人的治療,根據的是現有的最佳心理科學。」


處方權的反對者所擔心的,不只是在本質上對心理學造成背叛,他們還害怕這個做法將顛覆自己心愛的科學。他們相信,一旦處方權成了常態,生物醫學的訓練要求也就不可避免地滲入心理學的學程,遭到犧牲的則是傳統的心理學及方法學。利連菲爾德認為,目前許多臨床心理學家對於研究設計及評估等基本功夫,已經沒有受到足夠的訓練。


處方權的反對者指控APA沒有取得這一行的充分支持,就將處方權的做法擺上了檯面。擁有300名會員的SSCP是APA下屬團體中,唯一對處方權採取正式反對立場的。


APA在今年8月舉行的大會中,將針對處方權安排30分鐘的辯論;但其主事者相信,他們的處方權政策已經獲得了多數人的支持。APA的會長、史丹佛大學的辛巴度評論道:「除了一些表達不同意見的少數分子外,我們並沒有從會員那兒聽到大幅的反對。」


由於處方權在美國的一個州已經是既成事實,反對者承認可能為時已晚。但為了喚醒同行的注意,他們仍在今年6月9日美國心理學學會(APS)的年會中,舉辦了一場反對處方權的研討會。雖然APA的會員有一半是開業的心理師,但擁有1萬5000名會員的APS則以學術界及研究單位的成員為主。APS對於處方權不作任何表態,也拒絕對此爭議表示意見。根據該學會一位發言人的說法,這項爭議主要與開業心理師有關,因此APS不適合表達意見。


對此感到失望的戴維森反駁說:「天啊,他們真是大錯特錯!如果他們看不出這個問題對於心理學這門科學及教育的關係的話,他們可真是逃避現實的縮頭烏龜了。」

【本文轉載自2002年8月號】


# 關鍵字:科學人新聞醫學
更多文章
活動推薦更多
追蹤科學人